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专栏 > 文刀米:旧的赫本,新的纪梵希

文刀米:旧的赫本,新的纪梵希

高定周首日,Givenchy就给了我们一个惊喜。这是一场很有层次感的秀!

FASHION

2018秋冬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紧接着无趣的男装周到来,反差够大。

高定周首日,Givenchy就给了我们一个惊喜。

这是一场很有层次感的秀!

非常有必要先说这场秀色彩的层次。

黑色与白色占多数,穿插冷静的灰色和银色。



单色或者大色块拼接是较为常规的做法,多彩部分在呈现色彩的方式上值得细细品。

比如,一款拼接了紫红色系的礼裙——


紫红色部分如同晨曦,色彩细腻、质感轻薄,属于那种越看越能看进去的美感。

来看下它与真正的晨曦对比照:


右边晨曦图来自网络

完美。

而更加惊艳的色彩来自工艺与颜色的配合。通过手工亮片的点缀,堆叠出的色彩感让人赞叹。


层次丰富,胸部是银色与金色,腰部刚刚蓬起的部分是银色,再转为粉红与玫瑰色的穿插,而到裙摆底部则转为藏青。


色彩并非“平涂”,亮片在缝制的时候考虑到了色彩的穿插,显得很生动。

类似手法还有下面这件——


有没有发现彩色部分像什么?

像油画的笔触,尤其像印象派的点彩。


《Starry Night Over the Rhone》,梵高,1888年

我们来对比一下上面这幅梵高的画,更加明显。


还有一条裙子通过银色亮片来装饰,虽说手法上也是小笔触,但色彩单一,呈现出一种顺滑的质感。


好像一条鱼啊。

这种具有自然感的色彩出现在本场秀的许多服装上。

除了小“笔触”,还有大“笔触”——羽毛。


羽毛给了原本单一的黑色足够丰富的视觉,而且,羽毛部分不是纯黑。其中部分羽毛带有些许蓝色,点缀其中不明显,但会让整体看起来不一样。


还有两件羽毛单品的色彩搭配让人印象深刻。

一件是羽毛披肩,浅蓝色系与浅棕色系穿插在一起,羽毛的走势也经过精心编排。


另一件是长裙——


从这条裙子上能更清楚的看到羽毛的组合,并非随意摆放,如同一朵朵的花隐藏其中。


有一款纯单色的羽毛上衣,虽然不是以色彩取胜,但它简直无可挑剔。


羽毛往往容易给人艳俗感,但这里的每一件羽毛服装都显得很优雅,尤其这件白色上衣,有种无性别的纯净。同样通过对羽毛的编排,将廓型表现得非常精致。


什么是Haute Couture?

这就是Haute Couture。

另一个把高级做得如此自然、恰到好处又不仅仅炫技的,应该是Armani。

刚刚提到无性别感,中性是这场秀我想说的第二点,设计师让女人们很酷。


我尤其喜欢下面这套服装——


它不是通过毫无装饰以及纯粹的男性化来达到酷。


领部的翻折、密集的水晶(疑似)、肩膀的弧度如此精准。

同时,那些并不中性的款式,也带来了硬感,比如下面这件双色拼接的礼服——


肩部用了有一定厚度的肩垫,但是并没有将肩膀加宽太多。这件衣服看起来简单,其实也很有细节。浅裸色的部分做了细密的褶皱,右边红色的部分则是平滑的。另外,裸色部分是渐变色,看裙摆底下,颜色有稍微变深,我觉得它也像天空。


这条裙子采用了金属腰带,金属则是这场秀另一种非常硬的装饰元素。

来看下面这条橙色的长裙——


上半身同样有具有秩序感的褶皱,金属腰带并非平滑无物,装饰了小凹痕,应该是手工敲出来的,类似中国老银的鱼子底。


(再写下去我可能要把每一件写一遍了...

说男性化是不合理的,这就是有力量的女性主义。


美丽之外,再往深一层看,则是设计师对品牌往昔的致敬。

就是纪梵希与赫本!


Givenchy与Hepburn

Givenchy的现任设计总监Clare Waight Keller,在后台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3个多月前,品牌创始人Hubert de Givenchy去世了,但他留下的时尚“遗产”让人欣喜,她希望用自己的方式去诠释 Givenchy先生曾为Hepburn设计的那些精彩衣裳。


Givenchy与Hepburn

VOGUE网站的报道中提到,在采访Clare Waight Keller时,看到她身后有大量穿着Givenchy的Hepburn照片,以及50-70年代的Givenchy。


Hepburn在1957年《funny face》中穿着Givenchy

在Givenchy创始设计师不再当任品牌创意总监之后,前后经历了几位男设计师以及现在的Clare Waight Keller,她也许是最怀旧的一位,于是我们看到了一场致敬Givenchy先生的新Givenchy秀,强调新在于,致敬的同时做了非常现代化的表现方式。

比如,这场秀的第一件衣服,就出自于1957年电影《funny face》。


除了最明显的色彩改变,面料质感,上身版型的收窄、肩部线条等都不一样了,今天这款会更酷。

这一原型,这场秀也有好几种不同的表达方式。


无论是Hepburn在日常生活中,还是Givenchy为她在电影里打造的形象,连帽斗篷或者戴着头巾常常出现。


《Funny Face》, 1957年

就连她的一个婚纱造型,头纱也被设计成如同连帽一般。


于是,这场秀也有连帽斗篷。


这场秀的小黑裙也有了一个连帽。


虽然不一样,但看起来就像是从Hepburn的衣橱里拿出来一样,气质如此吻合。

另外,也有斗篷式样的款式,只是装饰了满满的“点彩”。


Givenchy给Hepburn设计了多个斜肩的造型——


这场秀当然也少不了,还贴心的加上了连帽,感觉非常能烘托Hepburn像小鹿一般的灵巧。


插播一下,因为一些鸡汤文总是把Hepburn描述成Givenchy的专属,这是错误的,她也喜欢穿Dior。当然,她跟Givenchy先生确实感情很好,她去世Givenchy先生都扶棺了。


1955年, Hepburn穿着Dior,摄影:Norman Parkinson

插播完毕。

在致敬与新意之间,设计师做了很好的平衡,一些稍显不合时宜的廓型都进行了更改,让它们更适合现代女性的穿着。


左:1956,右:2018秋冬高定


左:登于1967年《VOGUE》,右:2018秋冬高定

这不是Clare Waight Keller第一次向Givenchy先生致敬,我们来看下Givenchy上一季高定2018春夏的两款新旧对比图。


左:1954,右:2018春夏高定


左:1964,右:2018春夏高定

同样能看到非常精彩的变化。

这不是一个依靠复刻经典而出彩的秀,在经典的基础上,创造了符合品牌基调的新设计。

新纪梵希!

女设计师Clare Waight Keller,去年从Chloé卸任。Chloé是一个有些法式浪漫感的品牌,她为Chloé设计了许多畅销款式,尤其是畅销包。

很多设计师都带有明显的个人风格,似乎她是个例外。

到了Givenchy之后,完全没有前东家Chloé的那种浪漫范,而是给出一个非常个性的答案。


Givenchy2019早春

不过,她不是一来Givenchy就让所有人叫好,属于渐入佳境。

她并不属于那种年纪轻轻就一鸣惊人的设计师,但履历挺精彩,90年代的Calvin Klein和Tom Ford时代的Gucci,她都经历过,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

若要找到她从Chloé到Givenchy贯穿的设计特点,也许是站在穿着者的角度去考虑设计,而不是把设计放在第一位。


Givenchy2018秋冬高定

这些衣服不会过于夸张,也没有特别强烈的视觉冲击,但能给穿着者一个恰当的支撑,有些版型看起来很简约,能起到一定修饰身材的作用,不仅仅要求穿着者身材完美。


没有Gucci那种强大的神秘叙事与包装能力,也没有着力于艺术跨界,但或许这样的新Givenchy能走出不一样的路来。


Clare Waight Keller带着设计团队上台谢幕

如果赫本在世,穿的还会是新纪梵希吧。话是矫情了一点,但真就觉得是这样,符合当下女人对优雅、独立的需求。

来源:文刀米  

版权声明

本文系中国服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

如需入驻专栏请联系:陈先生:0571-85337667

最新专栏

乐趣热文

文刀米

服饰导报编辑记者、2014年度中国国际时装周最佳时装评论员、公众号“文刀米”运营者。每周一篇人物专访、每周一篇时尚解析 两周一篇辛辣评论,“文刀米 不流行”。

作者文章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