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活动 > 直击Chanel高定时装秀:乌云背后的银镶边

直击Chanel高定时装秀:乌云背后的银镶边

就算这些衣服自幻梦中来,发布会本身无疑扎根现实土壤。尤其有了Karl Lagerfeld公寓窗外的塞纳河景,河边点缀着一排绿色书箱。

 

  全世界都知道Karl Lagerfeld出了名地刻苦勤奋,但他也总是在说,从不觉得自己工作艰苦或无聊。周二早晨,他再次为Chanel举办了一场奇观盛事,并表示相比刻苦工作,他更喜欢“时髦的休闲方式(Chic Leisure)”这个词。“我喜欢我做的事,而我的工作条件也是全世界最好的,”Lagerfeld激动异常,“我简直不知道自己到底多幸运。”但就他刚刚发布的高级定制系列,看得出他还是意识到了的。微微闪烁着的银光,让我想到所有那些闪闪发光的东西。乌云的银色镶边,水波中荡漾的银色月亮,生来嘴里含着的银色汤匙。老天也在眷顾Karl吗?“肯定啊!”他马上叫了出声,“我的人生轻松太多了,永远用不着拼。”

  这从来都是维持他如今事业要做出的必要努力,他当然坚决拒绝深入。发布会开场展示的是一系列优雅、修长的西式套装,双臂两侧或大腿侧面舒适地开出衩,露出闪亮亮的内衬或是内搭的短衬裙。“我很惊讶的是,做Chanel做了35年,从来没想过要这么用拉链,”Lagerfeld自嘲道。这个概念给衣服带来了运动中的轮廓,但同时也是一种挑衅,是对表里不一的暗暗嘲弄。太深入了,对Karl来说。

  “我不是制造长篇大论的商人,”Lagerfeld说,“我只是追随我的目之所见,心之所感,这与直觉相关。我没有叙述纲要,我做不了任何解释。想法浮现的时候就是这样。我擅长遣词造句,我确实也可以用上一大串词汇,但这样对我来说更简单。”来得简单,但难以解释,就好如梦幻泡影。和拉链的用法一样,Lagerfeld很多最美妙的想法,实际上也是这么来的。

  就算这些衣服自幻梦中来,发布会本身无疑扎根现实土壤,尤其是来自Lagerfeld公寓的窗外景色。他向窗外远眺,旧书商(Les bouquinistes)贩售二手书籍和杂志的古董绿皮小书摊在塞纳河边排成排,早已是巴黎不可或缺的街景,也是他第一次踏入花都时流连忘返的地方。“你能在虚无中发现珍宝,”他回忆起来,Lagerfeld最初考虑的其实是卢浮宫,“但是我不能用卢浮宫,因为LVMH和他们签了协议,都是法国人。”所以他用的是不远处的法兰西学会(L’Institut de France),另一幢壮观的巴黎地标。

  以这样的建筑用来作背景,庞大但似乎也很亲密,点缀着小书箱的河岸,连破败都模仿得很逼真。这就像是高级订制服,动用巨资最终不过是为了能尽情欣赏。“庄正 vs. 装饰”的对话讨论贯穿整个系列:精简修长的灰色西服 vs. 腰部装饰性银色裙边,光滑的博列罗外套 vs. 蓬起的长袖,精致的真丝薄稠云团 vs. 矮胖的银色短裙(就像是女巨人手织出来的)。Sam McKnight设计的发型也抓住了这种二分法的精髓,头顶部分就像彻底的摇滚小妞,光溜溜的优雅马尾梳到脑后。

  发型也透露出某种后现代-未来主义意味。Michel Gaubert的秀场音乐,终场时超模Adut Akech身穿的婚纱造型皆是如此。而后现代主义总是带有一些悲伤色调,我不由得在想,始终向前向上的Lagerfeld,每每望向窗外的卢浮宫、塞纳河与小书摊,是否从未感到悲伤。它们属于过去,属于他,也属于巴黎。现在到了回忆与深思(Refelction)的时间吗?并不。Lagerfeld把折射(Refelction)留给了Chanel闪闪发光的粗花呢。

来源:BOF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