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政经 > 美朝会面后 朝鲜的时尚产业能否迎来新机遇?

美朝会面后 朝鲜的时尚产业能否迎来新机遇?

亚洲范围内的制造商始终紧盯朝鲜,将其视为下一站低成本采购的亚洲目的地。

  美朝国家领导人特朗普与金正恩之间的关系,一直牢牢占据着过去数月的新闻头条。这两位领导人得到媒体极大关注的同时,亚洲范围内的制造商始终紧盯朝鲜,将其视为下一站低成本采购的亚洲目的地。

  经济现改善迹象

  据美国石英财经网站6月11日报道,朝鲜经济出现了改善迹象。即使是在受到大规模制裁的情况下,该国仍在取得小步但真实的进步。

  据韩国银行估计,2016年朝鲜经济增速达到了3.9%。这是十多年来最好的一年,远高于其他年份。报道称,虽然2017年的数据尚未公布,但许多专家认为,朝鲜经济可能仍在增长,尽管增速可能放缓。

  朝鲜经济问题研究人员马库斯·诺兰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对石英财经网站说,尽管制裁及全球商品价格上涨的时代结束对朝鲜经济造成了损害,但商品市场自由化可能在帮助朝鲜保持经济增长。放松管制的措施包括给予国有企业管理人员更大的自治权,允许朝鲜人对国有公司进行私人投资等。

  报道表示,也许最为重要的是,政府越来越允许个人就包括食品和服装在内的基本消费品相互进行交易。《无可羡慕:普通朝鲜人的生活》一书作者芭芭拉·德米克说,所有这些改变要归功于朝鲜目前的领导人金正恩。德米克解释说,在其父亲金正日于2011年去世后,金正恩取消了对本地市场的许多限制。德米克说,这些措施使得年轻的金正恩得到了公众广泛的支持。诺兰相信,如果制裁减少,进一步开放贸易,朝鲜经济可能出现真正的腾飞。

  服装产业的基石

  结束贸易禁运将能对朝鲜产生直接影响,并将打开朝鲜工商业的大门——时尚产业则将成为其中核心。A.T. Kearney常驻首尔的合伙人Taeho Sim认为认为,“与矿物制品一起,服装与纺织品也是朝鲜最大的出口货物种类之一。”

  据估计,朝鲜服装和纺织业在2016年价值7.25亿美元,是该国经济的重要组成。即便在受到制裁的情况下,服装制造业也通过全国各地国营工厂给大量朝鲜公民提供了工作岗位——主要是因为,纺织品直至去年9月才被列入联合国制裁名单。

  实现和平,或以和平为目标取得的任何进步,注定难以在现代历史上最难预测的两位国家元首之间的会面之前可以预知,朝鲜重新加入国际社会,无疑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市场调研公司BMI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朝韩关系,以及朝鲜与地区与全球主要国家之间的关系,意味着投资朝鲜工厂设施,或将引起多轮涉及有关企业方的角力。”

  “如果韩国在2022年大选时,选出的是一位保守派的总统(也就是对朝鲜不那么友善),又或者人们期待当中的无核化进程停滞(但按照美国的设想或许也不太可能),投资朝鲜的外国企业难免因为这种不确定性在投资上‘刹车’。更不用说朝鲜 [政权] 本身也有可能改变。”

  但也有部分服装行业领导者表示,潜在的回报或许要超出这些风险。对制造商而言,朝鲜将是未来数年内颇具吸引力的目标,尤其是在其邻国落脚的制造商。

  “我们不能忽视其中蕴含的重大机遇,”中国广东运动服装制造商KTC的董事总经理Gerhard Flatz说,“朝鲜 [可以成为] 下一个东非,但朝鲜所处的位置比东非更好,能在品牌急需重新安排采购资源之际,在亚洲制造业扮演重要角色。”

  在朝鲜制造,能让品牌更将采购调动至距离现存供应链更近之处,同时能雇佣全球最低廉的劳动力之一的朝鲜工人。这里的工资不到中国的一半,据报生产比中国“效率更高”。但朝鲜的工作环境实在艰苦,在伦理道德层面问题重重。

  中国制造业将重点放在生产技术更复杂、技术含量更高的服装,越南劳动力依旧短缺,改革后的朝鲜或许能为本区域供应链出现的问题提供一些解决方案。

  Flatz将朝鲜可能的对外开放,比作几年的缅甸。“在这些国家,一旦制裁被取消、免税优惠政策开始起作用,制造业就能蓬勃发展起来,”他说,“缅甸过去还有国家形象问题,主要与人权有关,但现在也没人在谈了——说到底,消费者最看重的还是价格。”

  令人担忧的“逐底竞争”

  但在私底下,早有“秘密”供应链将朝鲜制造的服装和鞋类送到西方市场。中国边境城市丹东,就是中国服装制造商的“转口港”之一,将纺织品运往朝鲜鸭绿江边的秘密工厂,并在返回时将其标记为“中国制造”。通过这种方式,制造商能节省高达75%的生产成本。

  韩朝边境工厂的“秘密”程度较低,因为韩国企业曾在开城工业园等地制造服装。但此类工业中心往往也是朝韩紧张局势的受累者,比如开城工业园曾于2016年初关闭。

  目前现存的设施(既有合法也有非法的)或许意味着,无论哪家朝鲜工厂与主要国际品牌公开合作,背后很有可能是中国或韩国制造商在运作,实际中亦将成为供应链的一部分。

  “我认为中国人会利用朝鲜的优势,而不是韩国人,” Flatz说,“目前从中国到朝鲜,已经建好了一条四车道高速公路,不难看到众多中国私营工厂正在与朝鲜政府建立关系。”

  “我认为,韩国企业才是这一领域首先迈出第一步的开拓者,毕竟韩朝两国讲的是同一种语言,”西尔斯百货(Sears)鞋类采购副总裁Juan-Perez Carpena对此并不同意:“这只是时间问题。我不觉得朝鲜制造业与其它拥有类似特征的国家有什么区别(比如上世纪80年代的越南)。”

  被迫升级 被迫抬高标准

  在与朝鲜工厂进行公开合作上,国际品牌或将保持警惕,因为该国的劳工工作条件在不少人权组织看来,就像是“奴隶”。Flatz与Perez认为,朝鲜的工人条件就像是25~30年前的中国北方工厂。

  而根据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的一份报告,朝鲜的条件可能还会更糟。该报告称,朝鲜政府系统化强迫普通公民劳动来维持国家经济,在政府指定的企业工作的公民理论上有权获得工资,但实际情况中常常没有。同样地,身居国外的朝鲜工人,待遇也达不到国际劳工标准。

  尽管朝鲜劳工境遇依旧惨淡,但潜在的唯一希望,国际制造业交易的潜在创收或将促进朝鲜政府付出努力改善工厂条件。

  “西方品牌十分关注朝鲜的人权问题,” Carpena说,“所以,他们选择的工厂需要遵守国际上企业社会责任应当满足的全部要求。”

  “最终,这将是一场在全球上映的‘马戏团表演’,”Flatz说,“没能来得及打入埃塞俄比亚的人,会去往朝鲜。如果朝鲜也去不成,还会去别的地方。这场游戏是不会停止的。”


来源:BOF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