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人物 > 重识Givenchy艺术总监Clare Waight Keller

重识Givenchy艺术总监Clare Waight Keller

她曾创造过令无数少女沉迷的浪漫风格,却在成为Givenchy的艺术总监之后向人们呈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冷静形象。

  她曾创造过令无数少女沉迷的浪漫风格,却在成为Givenchy的艺术总监之后向人们呈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冷静形象。是人们低估了她?还是她终于得以释放真实的自我审美?

  大多数人知道Claire Waight Keller是因为她在Cholé的杰出成就。那些飘逸的波西米亚风格长裙像薄荷糖一样令人神清气爽,白色的荷叶边如大海的波浪,在每一个少女心中掀起涟漪。但这却不是真正的Clare,或者说,这不能代表她的全部。

  当Givenchy宣布Clare将成为继Riccardo Tisci之后的新一任品牌艺术总监,总揽男女装成衣、童装、配饰、皮具、视觉形象,甚至要重振品牌高级定制系列之时,大多数人的心中产生了一丝怀疑——那个做出迷人的波希米亚长裙和俏皮又甜美的爆款手袋的女人,真的能接得住Givenchy这样拥有悠久历史和经典风格的品牌所抛出的重担吗?

  Claire Waight Keller在2017年3月16日发了一条Instagram “旅途就此开始”

  你不曾了解的Clare Waight Keller

  以犀利文笔著称的时装评论人Cathy Horyn在一篇关于Clare的文章里说:“或许因为她从没在像Givenchy这样的大品牌工作过,人们低估了她的才华,即便在此之前她已拥有相当丰富的职业经历。”今年48岁的Clare Waight Keller来自英国利物浦,她并不算出身名校,但勤奋、冷静和自我激励型的性格使她在职场中不断成长。

  在Calvin Klein,她习得了简约而时髦的审美;在Ralph Lauren,她在男女装两方面表现出杰出的设计能力,并掌握了精准的男装剪裁技巧;在Gucci,她曾和Christopher Bailey一起为彼时的创意总监Tom Ford工作,审美中逐渐融入时髦而浪漫的基因;在Pringle of Scotland,她又有机会接触最奢华材质,塑造经典的衣橱风格;最后,在Cholé,她用自己对当代女性的了解,以年轻、简约又不乏梦幻语言的设计创造了销售上的卓越佳绩。但现在,大部分人都忘记了她曾经历了多么全面的训练。

  Givenchy 2018年春夏高级定制系列

  或许正是因为这种“低估”,当她雄心勃勃地在Givenchy施展拳脚时,才会带给人们如此惊喜。2018年1月是Givenchy时隔多年后再次举办高级订制系列发布会(此前Riccardo Tisci担任创意总监时,高订系列一直以静态形式展示,且不对外开放,或在成衣系列中穿插展示),也是Clare Waight Keller人生中的第一次高订处女秀。无论是女士的晚装还是男士的礼服,都塑造了一致的风格——神秘、冷静,如月光洒在湿漉漉的树叶上。“人们几乎忘了(我还做过男装),真是如此。”当我们聊到这里,她无奈地笑了一下。

  Givenchy 2018年春夏高级定制系列

  她穿着黑色的丝质衬衫、黑色的裤装和黑色的大衣,没有化妆,整个人看起来洗练且随和。曾经在Cholé,她的谢幕造型多为白色的Tshirt或衬衫。但在加入Givenchy后,她的三次谢幕造型(2018年春夏成衣、高级订制和秋冬成衣发布会)都是黑色的。“是的,在Givenchy你会发现我穿的衣服中剪裁的分量都很重,有点男装的意思,颜色也很深。其实我真的很喜欢这样,让自己沉浸在即将创造的风格和氛围中。这不仅是我自己的个性使然,也可以说是对于这个品牌的新形象的某种宣言吧。”

  Clare形容自己是一个冷静、外柔内刚且拥有适度自信的人。在与Givenchy的CEO Philippe Fortunato先生面试时,她也显示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魄力——她向他提交了一本150页的作品集,其中包含50个成衣设计草图(男装及女装)和20款手袋草稿,详细且视觉化地表达了自己对品牌未来形象的愿景。“算是有备而来,听起来野心不小?”我问她。“是的,花了不少时间。”她云淡风轻地回答,“曾经的工作不会影响到我现在的设计,但这些经历教会了我如何在一个团队里和大家协作完成一个个项目,共同为一个大品牌塑造一个长远的形象。”

  Clare让公众再一次知道她的名字是她为梅根王妃设计的婚纱

  不过,传统和历史并没有成为设计中的桎梏。“我希望向Hubert所创造的经典风格致敬,但手法完全不同。你能看到我把肩线的设计全都改了。”Clare汲取了上世纪60年代奥黛丽·赫本那令人难忘的优雅气质,但也从她身上挖掘了冷静坚强、无比自信、充满好奇且男孩子气的一面,将其化作大衣上笔直的肩部轮廓和对新面料的探索(在高订系列里,Clare使用了PVC作为两款大衣的材质)。

  她还在Hubert de Givenchy的档案库里惊喜地发现这位设计大师在熟练地驾驭黑白时装之外,对色彩、图形和动物纹也拥有浓厚的兴趣。于是,她在白色的高腰裙上加上黑色的圆点,用奢华的羽毛和细腻钉珠衬托女性内心的野性,并用手工染制的百褶裙诠释彩虹般绚烂的色彩。

  “这两条彩虹色的晚礼服花了最多的时间(制作)。首先需要一个经验丰富的工匠把30米长的白布手工染上颜色,并进行2~3次调整才能做出我们最终理想的色调。接着,这些面料需要被送去做出褶皱,最后才能用来做衣服。我们大概花了三周的时间,仅仅用在制作面料上。”工艺仍然是Givenchy高级定制核心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Clare对此倍感骄傲。

  “今天的高级定制和Hubert的时代相比,显然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很多人不太理解,既然只有极少部分人能够消费得起,高定为什么还要存在。但我认为最有意思的是,高级定制奠定了整个品牌(Givenchy)的哲学。在金字塔的顶端,它创造了一个难以触及的至高形象,然后将它渗透至品牌的各个方面,影响到之后的所有创作。我认为从这一点上看,它是非常珍贵的财富。而且有意思的是,在我Instagram发的所有照片里,关于高订的图片收获了最多的点赞哦!”

  不仅是社交媒体上的点赞,Clare设计的2018年春夏Givenchy高级订制系列也得到了来自市场的认可。虽然她并没有像Givenchy曾经的两位创意总监Alexander McQueen和John Galliano那样创造出什么戏剧化的奢华梦境,却在现实的衣橱里加入了令人为之精神一振的美感。“我非常敬仰那些能够创造梦幻世界的人们,但今天,高定对于我们的意义在于:它可以让我们梦想的样子变成现实,而不是停留在幻想里。这也是我们想要传递出来的讯息。”

  Givenchy 2018年春夏高级定制系列

  在中国人的心目中,身穿Givenchy设计的小黑裙站在纽约Tiffany橱窗前的奥黛丽·赫本,是高贵、典雅、纯真和完美的象征。

  然而,赫本本人及她所扮演过的角色,在上世纪50年代却代表着一群叛逆的新女性——她们独立,热爱生活,且不甘于现状,不愿一辈子呆在家里做乖巧的主妇,而要求为世界做出贡献,为自己赢得价值。

  2018年,女性力量依旧是时尚界乃至整个社会无可回避的重要话题。

  设计师们用时装为她们带去勇气和信心,令她们不再畏惧旧日偏见和不公正的待遇。“时装是一个非常私人化的体验,它能改变你对自己和对世界的感受”——Clare用自信、强大和热情三个词形容她眼中的Givenchy女性。在缀满银色流苏的长裙下、在用彩色羽毛点缀的洒脱大衣中、在浪漫而神秘的黑色裙摆里,她们的魅力令人倾倒,并用发自内心的力量悄然地改变着这个世界。

来源:时尚芭莎Fashion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