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产业 > 关于皮草的论战还在继续 它的未来又将如何?

关于皮草的论战还在继续 它的未来又将如何?

关于皮草的论战也还会继续,它在未来又会如何存在也是个未知数,但至少在一段时期内,它还不会消失。

  皮草,从 90 年代起在时尚行业内就是个争议性话题。

  “残忍”、“血腥”、“虐待”,这是动物保护人士对皮草行业的怒斥,他们无法接受活剥动物皮毛的制作过程,更不能容忍有的品牌为获取上等皮质捕杀野生动物。

  而热衷皮草的时尚行业也由此陷入了伦理困境。

  由善待动物组织(PETA)发起的反皮草运动更是将话题推向高潮——每年的时装周,总会有一批抗议者在秀场外举牌呐喊 “Fur is dead(皮草已死)”、“Blood on your hand(你们的手沾满鲜血)”;明星超模们全裸出镜拍摄公益广告并宣扬着 “I’d rather go naked than wear fur(宁愿裸露,不穿皮草)”,而这句话也成为了最具代表性的抗议标语。

  1994 年,PETA 拍摄的反皮草公益广告 Photo: PETA

  更激进的是,干扰破坏品牌时装发布会、向身穿貂皮大衣的女士泼颜料等过激行为时有发生,以及,扔素饼也成了反皮草极端人士们惯用的抗议手段——谁也忘不了当年示威者向“时尚女魔头” Anna Wintour 扔素饼的攻击事件。

  抵制动物皮草的呼声已经持续了近 20 年,至今仍未消退,并且取得实质上的进展和转变。

  一些国家和地区积极响应呼吁,推出了相关的管制政策。自 2013 年以来,西好莱坞就禁止了皮草销售;今年年初,挪威政府表示,计划在 2025 年前全面关闭动物皮草农场;上个月,旧金山市议会通过一项禁止皮草交易的法令,成为美国最大的反皮草城市;而阿姆斯丹在近期也发起了禁止动物皮草交易的立法提案。

  更重要的是,随着消费者环保意识日益提高,加上公益组织的不断施压,奢侈品牌开始自我“反思”,越来越多品牌决定弃用动物皮草,加入反皮草阵营。

  2016年,Armani 就与美国人道协会(HSUS)和国际反皮草联盟(Fur Free Alliance)签署协议,宣布集团旗下所有产品都不再使用动物皮草。

  去年,Gucci 首席执行官 Marco Bizzarri 也公开表示品牌不再使用动物皮毛,他对 BOF 说道,“你觉得在今天用皮草还很新潮吗?我可不觉得,它有点过时了,所以我们决定弃用。除了使用皮草之外,设计创意还可以有很多不同方向。”

  之后,Michael Kors、Jimmy Choo 、Versace、Furla、DKNY等品牌也都接连发出无皮草声明,Tom Ford 和 Givenchy皆承诺不再使用真皮草。今年 4 月, 设计师 John Galliano 在与 PETA 组织交流后,也作出了弃用皮草的决定。

  “时尚界是时候该清醒了。皮草是残忍野蛮的,是过时的。新材料和新技术的使用才是未来这个行业最令人兴奋的地方。以时尚的名义杀害动物和使用动物皮毛,这很荒谬。” Stella McCartney 是业内强烈反对皮草的设计师,她从一开始就承诺不使用动物皮草,“我从第一天就这么做了,我一直都在坚持自己的信念,我也因此感到很骄傲。但是这不单是关乎我自己,而是关于整个行业,一个为地球和动物福利共同努力的行业。” 为此,Stella McCartney 喜欢用人造皮草来取代动物皮草。

  Stella McCartney 2018 秋季作品使用了人造皮草 Photo: WWD

  随着反皮草运动不断深入,人造皮草应声崛起。Michael Kors、Dries Van Noten、Clare Waight Keller、Anna Sui 等设计师都表示,假皮草的出现和发展确实在创造设计上提供了帮助,因而使用真皮草也自然变得不那么重要。据人造皮草协会(Faux Fur Institute)的创始人 Arnaud Brunois 透露,光 2017 年时装秀场上,完全使用人造皮草的品牌就超过 220 家,而且人造皮草的订单量也在不断增长。

  动物皮草行业真的被反皮草运动打败了吗?

  事实是,没有。皮草行业人士及皮草支持者们同样不甘示弱,他们给出了反击。

  今年 1 月,国际毛皮协会(International Fur Federation)发布了一则关于工厂如何制作人造皮草的视频,当中指出以石油化学材料制作而成的人造皮草会排放出微纤维,这对环境会造成破坏。IFF 还强调动物皮草其实比人造皮草更加可持续发展,更加环保,IFF 美国副总裁 Nancy Daigneault 表示,希望通过视频能打破人们对动物皮草的误解,“大部分人都没注意到动物皮草及其处理方法(如基于循环经济的农场养殖、完善的皮草回收系统)的可持续发展性。”

  皮草支持者们还指出,人造皮草并非是长久的可持续选择,因为它通常是由丙烯酸制成(一种由不可再生资源制成的合成材料),在填埋过程中这种材料要花费数百万年才能完成降解,而相比之下,动物皮草只需要几年便可生物降解。

  “以石油为基础的人造皮草产品与环保概念完全相反,它们难以降解,对土壤、野生环境会产生危害。”美国皮草信息委员会的主管人 Keith Kaplan 说道。

  Kaplan 还称,捕获像狐狸、海狸和土狼等野生动物(约占贸易的 15%)有助于管理野生动物的数量,并为许多土著社区提供了持续性的生计。

  从生态学角度出发,动物皮草作为一种天然产品似乎是有利的,但很快,反皮草人士对此提出反驳:当考虑到整个大环境时,天然皮草制作并非有多环保,从养殖农场的碳排放到化学废料排放处理导致的水污染(如果使用的是合成纤维或非动物皮肤,就无需使用化学药品),这便可说明真皮草有多糟糕。

  “用农场饲养的动物皮毛来生产一件真皮草所需的能量大约是生产一件人造皮草服装的 15 倍。” PETA 组织说道,“为了防止腐烂,真皮草需要进行化学处理,因此它也并不容易降解。而且上面的化学物质也会造成土壤污染。”

  可持续性成了他们的争论点,双方也都有着足够多的专业性证据和理由来支撑他们的主张。然而,这对消费者来说,需要消化很多东西。

  在争论之时,也有人指出了另一个问题。如果皮草行业继续被打压和抵制的话,那么这对某个国家或地区甚至家庭个人而言将造成不小的经济损失。

  英国皮草贸易(British Fur Trade)首席执行官 Mike Moser 就人道协会提出英国应该出台皮草禁令的观点反驳称,这对正处于脱欧时期的英国经济会造成不利,“为什么要禁止一个合法合规,一个欣欣向荣和应当自由选择的行业。我们可能会失去一个价值 1.62 亿英镑的企业,这毫无疑问会影响就业。”

  老佛爷 Karl Lagerfeld 也曾就皮草问题对《纽约时报》表达过相似的看法,“说不要皮草很容易,但这是一个行业。如果打压皮草行业,谁来支付和补偿那些失业工人?那些极力反皮草的组织,又不是比尔盖茨。”

  在这场争论中,消费者又是如何选择的?

  首先,不可否认的是,消费者的社会责任意识正在不断增强,品牌的社会责任感也逐渐成为他们对品牌形象的重要考量标准之一。对此 PETA 组织人员 Mathew 表示,年轻消费者正变得反感皮草,有设计师也认为,越来越多的千禧一代崇尚素食主义,所以在消费选择上会排斥动物皮草,而这也是有的设计师选择人造皮草的主要原因。

  但是,从目前来看,全球皮草销售值达 300 亿美元,依旧还有人会购买皮草,皮草消费市场也并没有变得有多惨淡。

  根据拍卖公司 Saga Furs 时尚业务总监 Tia Matthews 的说法,千禧一代对于企业的供应链情况和透明度更加关注,但是并不代表他们对皮毛不感兴趣。他还称,“在北美,我们发现千禧一代正在推动网上皮草销售,在过去 24 个月里,我们发现几家主要的线上零售商的销售增长了 30%。他们可能并不是购买全皮草衣服,有可能买的是一件小配饰,或者有点皮草装饰的鞋子。”

  不过,皮草品牌是否能在持续不断的争议中继续通过电商平台销售也成问题。像支持反皮草的时尚奢侈品电商 Net-A-Porter 在去年就宣布不会再在平台上销售皮草产品。

  关于皮草的论战也还会继续,它在未来又会如何存在也是个未知数,但至少在一段时期内,它还不会消失。


来源:好奇心日报  作者:姚佳欣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