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品牌 > 嘉曼服饰净利年均不足3000万 如何登陆中小板?

嘉曼服饰净利年均不足3000万 如何登陆中小板?

从IPO日报此前的统计结果来看,目标中小板的企业整体过会率相比主板和创业板更高,嘉曼服饰登陆A股有何障碍?

1

  在IPO审核趋严的背景下,2018年IPO新申报企业数量相对下滑。与1月、2月相比,3月新申报企业数量略有起色。3月23日,3家IPO企业首次公布了招股说明书,北京嘉曼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嘉曼服饰)就是其中之一。

  据招股书,嘉曼服饰主营中高端童装业务,涵盖童装设计、采购到销售的各个主要环节,包括童装的研发设计、供应链管理、运营推广、直营及加盟销售等核心业务。嘉曼服饰的产品涉及 0-16 岁(主要为2-14 岁)的男女儿童服装及内衣袜子等相关附属产品,且零售代理 “ARMANI JUNIOR”、“KENZO KIDS”、“Catimini”、“YOUNG VERSACE”等十多个国际知名品牌。自设立以来,嘉曼服饰主营业务未发生重大变化。

  成立于1992年的嘉曼服饰,现注册资本为8100万元,其法定代表人为曹胜奎,嘉曼服饰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为曹胜奎、其夫人刘溦、其子刘林贵和其儿媳马丽娟四人,上述四人直接和间接控制嘉曼服饰合计85.5%的股份。

  从IPO日报此前的统计结果来看,目标中小板的企业整体过会率相比主板和创业板更高,那么嘉曼服饰登陆A股有何障碍?

  扣非净利润年均不足3000万

  据招股书,2014 年度、2015 年度、2016 年度、2017 年 1-9 月,嘉曼服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580.3万元、3098.8万元、3710.52万元、2844.59万元,3年(2014-2016年)合计为11389.62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355.52万元、2899.34万元、3203.51万元、2228.36万元,3年(2014-2016年)合计为8458.37万元,不足1亿元。

  财务指标,尤其是利润指标,不能说是IPO过会与否的唯一指标,但在实务中一直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此前,IPO日报曾根据第十七届发审委的审核情况总结出中小板的“隐形红线”大约是净利润为1.5亿元,从这个角度看,嘉曼服饰的净利润离“红线”尚有距离。

  而近期传闻“IPO在审的,是三年净利润合计没有一个亿且最后一年不足5000万的企业,撤回申请或者接受现场检查。对于主板企业,上述标准则提高到3年1.5个亿,最近一年净利润需达到8000万元。”中小板财务指标的审核标准一般参照主板,从这个角度看,嘉曼服饰与传闻中的监管要求相差更远。

  存货占比近六成

  另外,2014年12月31日、2015年12月31日、2016年12月31日和2017年9月30日,嘉曼服饰当时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1.81亿元、1.91亿元、2.16亿元和2.8亿元,占当期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49.9%、52.30%、52.79%和58.06%,占比较高。

1

  ▲嘉曼服饰存货规模占比 数据来源:招股说明书

  面对居高不下的存货余额,嘉曼服饰采用的是比较简单的库龄百分比法。

2

  ▲数据来源:招股书

  当然,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要求,存货项目以可变现净值与账面成本的差额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对此,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的一位审计经理表示,实务中为了便于计算,也可以采用库龄百分比法,而对个别项目可以采用可变现净值的方法。

  嘉曼服饰采用库龄百分比法是否影响到了其存货跌价准备计提的比例?

  以同行业中计提比例最低的金发拉比来看,金发拉比最新一期年报(2016年)显示,其采用仍然是主流的可变现净值法。

  招股书显示,与同行业上市公司相比,嘉曼服饰的存货占总资产的比例明显偏高,而存货跌价准备计提的比例则明显偏少。

  对此,嘉曼服饰解释称童装时尚度较低,且消费者对公司品牌较认可。

3

  ▲数据来源:招股书

  并非高枕无忧的合作协议

  除了经营自有品牌“水孩儿”以外,嘉曼服饰还获得暇步士童装和哈吉斯童装品牌在中国大陆地区(不包括港澳台)的合法经营独家授权,嘉曼服饰可以独立进行上述品牌童装的设计、生产、宣传和销售,不过暇步士的授权并非“一手”,而是来自“授权的授权”。

4

  ▲数据来源:招股书

  据招股书,嘉曼服饰与天达华业签署《特许加盟协议》从而获得了上述经营权利,期限从2013年到2022年。不过,天达华业并非暇步士童装品牌的拥有者,其自身也是被授权使用,关于天达华业的授权期限,以及是否存在被暇步士品牌方收回授权的可能等情况,招股书中并没有披露。

  与此同时,2014 年、2015 年、2016 年和 2017 年 1-9 月,国际零售代理业务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 40.89%、39.48%、37.02%、31.71%,报告期内,公司的国际零售代理业务主要为“ARMANI JUNIOR”、“KENZO KIDS”、“Catimini”、“YOUNG VERSACE”等十多个国际品牌的零售代理销售。据招股书,为保持公司采购的自主性并遵循品牌方的国际购销惯例,嘉曼服饰未与上述品牌方签署长期合作协议,也并未与品牌方达成锁定每年的交易量、价格、品类等相关约定。换言之,上述品牌方想要“琵琶别抱”,并不存在很大的障碍。

  从招股书来看,嘉曼服饰的毛利来源中,非自有品牌的占比越来越高。如何确保未来经营的可持续性,这对嘉曼服饰来说是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未自圆其说的商誉

  招股书显示,2017年9月30日,总资产约4.8亿元的嘉曼服饰,账面拥有约150万元的商誉。金额占比不大,但是记者发现,或许其存在一个明显的问题。

  据招股书,上述商誉来自2012年进行的非同一控制下合并,共计2家公司纳入合并范围。这2家子公司在最近一期(2017年1-9月)已出现净资产为负、资不抵债的情况。然而,报告期内,嘉曼服饰从未对上述商誉计提过任何减值准备,其是否已于报告期前计提过减值准备?嘉曼服饰并未披露。

  2017年末被否的上海悉地工程设计顾问股份有限公司,在发审会上被关注的第二个问题就是商誉。嘉曼服饰的商誉数额不大,但这一问题暴露出的财务报表合规性,以及相应的中介机构专业胜任能力,或许会引起发审委员的关注。


来源:IPO日报  作者:许伟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