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活动 > 伦敦时装周:次世代服装设计师正在崛起

伦敦时装周:次世代服装设计师正在崛起

一批年轻设计师品牌正在喂饱这座城市对创新人才的胃口。

图片来源:InDigital

图片来源:InDigital

  周二下午,观众们挤满了Richard Quinn位于180 Strand的首个时装发布会,这也是伦敦时装周的最后一场发布会。而就在开场模特Jean Campbell几分钟之前,前排走来了伊丽莎白女王,在美国版《Vogue》杂志主编Anna Wintour身旁坐下。她的露面实在太意外,平日在时装界呼风唤雨的编辑、设计师们也对她的出现敬畏不已,特别是Quinn的母亲Eileen。

  丝质头巾亦是向女王的温柔致敬——虽然难以想象,但她也早已缓慢地成为了风格偶像,据说还是第一位身穿长裤的皇室成员。“直到前几天,我才知道女王陛下要出席发布会这件事,”Quinn说,最终他给发布会添上了原本没有的花卉头饰。

  而他以定制服为灵感的本季系列也是出众得令人难忘。从压箔礼服长裙搭配过膝长靴、蛇皮纹理小礼服搭配机车头盔到丰富面料冲撞的印花连衣裙,这位在2016年成立了个人同名品牌的中央圣马丁毕业生,将各类型的服装统一在连贯的叙事之下,而这也是普通设计师往往经过好几季磨练才能掌握的手艺。

  Eileen Quinn在秀后表示:“这简直难以相信!Richard工作特别努力,他是我们的骄傲。”但这不是唯一的惊喜。在Sufjan Stevens情绪浓厚的秀场配乐中,模特们进行了终场展示,观众中也有不少人含泪。现年91岁的女王,为Quinn颁发了首届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设计大奖(Queen Elizabeth II Award),这是新创设的年度大奖,用于表彰展现出非凡才华与原创性的同时、对所在社群展示卓越价值并制订了强大可持续企业的英国新兴时装设计师。

  眼下在伦敦,一些特别的东西正在酝酿,一种伦敦自2000年代中期后缺席了的、对的新兴人才“井喷”的激动预感,而彼时崛起的是J.W. Anderson、Christopher Kane和Roksanda Ilincic等人。目前正有一些创办不久的女装品牌,证明了伦敦时装界正在成为“推动设计创新边界”的代名词。本季许多设计师逃不开的是逃避现实的空想渴求,渴盼跨越过去和未来,希望去往遥远的地方。所有这些,都给人们提供了逃离当前现实的解脱感,这很符合现在政治与社会的动荡氛围。

  “过去的一周,是创意爆棚、充满灵感的一周,”MatchesFashion的时装兼买手总监Natalie Kingham表示,“Matty Bovan、Richard Quinn等伦敦设计师都非常有创意,拥有非凡的能量。”

  本季伦敦时装周在上周五早晨拉开帷幕,首先进行发布的是爱尔兰设计师Richard Malone。尽管发布会定于早晨9点,但在180 Strand的秀场空间依旧聚满了颇具影响力的编辑和买手。通过少年回忆中的韦克斯福德(Wexford)街市小摊,Malone创立品牌以来的第二场时装发布会展示了“社群”的重要性。尽管从来都紧紧围绕自己对“粗俗”的迷恋展开设计,但这回Malone用再生粘胶、五颜六色的头巾和DIY首饰展示了一系列手工编织围裙,这都是通常与工人阶级联系起来的普通物件。“我受不了‘好品味’这种说法,”这位设计师说道,“这代表着品味要么是好,要么是坏,只能两者选其一。这太傲慢了,目光也很短浅,忽略了两者之间可能存在的内容。”

  同样“毕业自”Fashion East的Matty Bovan,也从家乡约克郡汲取灵感。这位设计师的思绪被黄昏时分横穿北约克郡沼地的汽车之旅牵动。一种反乌托邦式的孤立构成了Bovan本季技艺精湛的解构系列的基础。千鸟格服饰边缘被撕扯得稀烂,给正好合适的面料带来突出的世界末日感,假皮草模仿的又是偏远乡村小路上被“马路杀手”撞死的动物尸体。配饰是Bovan的母亲亲手制作的,取材自弃选的珍珠、塑料行李牌和粘土面具。Bovan说,包裹在薄纱里的巨型气球出自著名女帽设计师Stephen Jones之手,代表着“轻轻地将世界的重量戴上头”。

  本季亦是设计师的第四个时装系列,亦是迄今为止最低调的作品,他发展成熟了的DIY美学令人耳目一新。商业化迟早都会来的,但目前Bovan正在创造自己独特的语言,这当然对他有好处。

  常居伦敦的中国设计师陈序之(也毕业于伦敦中央圣马丁)则在瑞士教堂(Swiss Church London)举办发布会,灵感来自拉斐尔前派艺术运动的著名缪斯简·莫里斯(Jane Morris)。手绘图案、PU皮革外套与连衣裙和半裙以及暖橙、深绿与海军色调无疑会受到品牌零售客户的欢迎,品牌目前入驻包括Dover Street Market、Opening Ceremony、连卡佛(Lane Crawford)等50多家商店。

  另外一位工作室位于伦敦的中国设计师李筱这一季则是受到了70年代的滑板文化的启发。以摄影师Hugh Holland的作品为出发点,设计师将洛杉矶滑板青年充满活力的生活方式融入了她标志性的女性化设计中。在造型师Anna Trevelyan的帮助下,Xiao Li的宣言式的羽绒大衣和玩味的硅胶皮带发生了奇妙的碰撞。毛茸茸的环保皮草大衣则势必深受亚洲顾客的喜爱。

  中国设计师张卉山则在这一季呈现了他近年来最自信的一个系列。这位以浪漫裙装著称的设计师在新一季中走向了浪漫的黑暗面。开场的一系列黑色皮革造型充满了魅惑。设计师在后台解释,他这个系列深受导演王家卫的《重庆森林》、《2046》和《花样年华》的影响,电影中的情绪和服装的刻画在其新系列的各个方面都有体现,如裙边轻柔的鸵鸟毛和多彩的手工蕾丝。起承转合,一气呵成。

  接下来是生于巴黎的设计师Faustine Steinmetz,她用整场发布会反思了巴黎布尔乔亚阶级用以象征社会地位的老套象征物,比如Fendi Baguette手袋和Burberry的风衣。Steinmetz像解构她标志性的丹宁设计一样,重新结构并诠释了这些原型,从熟悉物件之中创造出新鲜事物。最终给我们带来了Levi’s经典501裤型的马海毛短裤版本,白色缆绳针织长裤与镶饰施华洛世奇水晶的马术上衣。Steinmetz说,“我觉得在现实和虚构之间取材设计特别有趣,尤其是这些事物的呈现与其设计意图剥离的时候。”

  Eudon Choi或许是这群新兴设计师中经验最为丰富的了。他早在2009年便创立了个人品牌,最近因其推出的配饰系列吸引了媒体与买手的兴趣。作为回应,这位设计师与女帽设计师Noel Stewart、受到欢迎的半高级珠宝品牌Alighieri以及手袋品牌Decke合作,系列以康沃尔郡的港口城市圣艾夫斯(St Ives)为灵感基础。在这里,包括克里斯托弗·伍德(Christopher Wood)、阿尔弗雷德·沃利斯(Alfred Wallis)、芭芭拉·赫普沃斯(Barbara Hepworth)在内的一群现代主义艺术家在一战与二战期间定居于此。直白的灵感参照贯穿了整个系列,看看那些粗糙的淡水珍珠、色彩缤纷的PVC防水渔夫帽和漆皮雨衣就知道了。这些让穿着者得以抵御外界危险的配饰(也是象征性的?)将是本季的成功关键,与成衣的极简感性完美搭配了起来。

  最后,还有土耳其设计师Dilara Findikoglu继续对女性赋权运动的叙述,放在近来的#MeToo运动背景之下显得意义更加突出。再加上全女性创意头脑的阵容——造型师Ellie Grace Cumming、发型师Cyndia Harvey、化妆师Isamaya Ffrench,Findikoglu在“Dilara小宇宙宣言”里创造了她遥远的乌托邦。她的秀场笔记里写着:“逃离那个有特朗普和韦恩斯坦们的世界,在这里,我们的人生只属于我们自己,完完全全地属于自己。”

  “一直以来,我呈现的都是一种带有愤怒的、女性气质的观点,本季也肯定是存在这种力量的,但是会更加敏感,”Findikoglu谈起了战士般的模特阵容,她们在发布会上展示了混合了多元刻板印象的、性别定义明晰的服装,比如阳刚气质的细条纹西装、外穿内衣等等。这是一项大胆的声明,反对大权在握之人对其权力的滥用,这对设计师来说也是聪明之举,毕竟多年来他都在思考作为女性究竟意味着什么。

  总的来说,伦敦时装周给我们的思考留出了很多空间。米兰时装周马上也已拉开序幕,伦敦新兴设计师未来这几周是否还继续将眼光放在国内——又或者向欧洲其它地区追求灵感——也有待观察。

来源:bof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