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人物 > Chapelle将踏上品牌重启新征程 目标是定制品牌Poiret

Chapelle将踏上品牌重启新征程 目标是定制品牌Poiret

黄金时期的Poiret曾是巴黎最强大的时装屋,如今却少有消费者知道这个品牌,这使得重启征程面对更多挑战。

  比利时女商人Anne Chapelle曾以投资助力Ann Demeulemeester、Haider Ackermann崛起,如今她又开始了新的征程——重启品牌Paul Poiret,这个20世纪初知名的法国时装品牌在近100年前被人逐渐遗忘。曾任该品牌CEO的Chapelle表示,“Ann是我开始的第一次征程。Haider是第二次,Poiret就是第三次了。”

  黄金时期的Poiret曾是巴黎最强大的时装屋,如今却少有消费者知道这个品牌,这使得重启征程面对更多挑战。不少开创历史的时装品牌,在试图“重启”品牌时纷纷遭遇滑铁卢,比如“高级时装之父”Charles Frederick Worth的传奇同名品牌,以及在1930年代以斜裁手法推进高级订制服革命的Vionnet。但Chappelle并不惧怕挑战。

  “这就像给新一代读一本书,”Chapelle说,她押宝社交媒体与数字营销,作为复活并传播品牌独特故事的方式,“这就像你读了一本书,然后试着把书里的信息传递给新一代,这就是我们目前努力的唯一事情。我们也不是魔术大师,我们只是想讲好一个美丽的故事,让这个故事与今时今日产生共鸣。”

  Peggy Guggenheim在1924年身穿Poiret长裙|摄影:Man Ray

  Chapelle在Ackermann、Demeulemeester的成功无疑也让她颇受瞩目。她解释道:“我想他们来找我,肯定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没有必要匿名,重要的是要找到品牌的灵魂,找到那种你努力要回归的本源、力量和美。”她补充说,并对得到充分时间计划品牌重启表示很感激,“没有人逼我在半年内就重振品牌。到现在,我已经做了两年了。”

  “第三次帮助品牌重启,是和年轻人一起。我自己也不确定现在我还会不会独自承担风险,因为我在Ann和Haider都是这样。现在我们是一个很大的企业实体,一个拥有具有巨大价值与创意、集合了奇妙思想的系统——这也是我想做的。”

  品牌重启的资金主要来自韩国三星集团(Samsung)创始人、富豪李秉哲(Lee Byung-Chul)外孙女孙佑京(Chung Yoo-Kyung)。孙佑京作为三星家族旗下奢侈品百货公司新世界(Shisegae)总裁,负责将主要国际奢侈品牌带入韩国市场,包括Givenchy、Dries Van Noten、Céline和Moncler。1990年代末孙佑京入职,彼时曾归属三星集团的新世界百货已被剥离。如今该百货公司独立运作,并自2001年至今购入了在首尔高档地段清潭洞区地产(以孙佑京与其母亲的名义),收购不少近几年在清潭洞开店的西方奢侈品牌代理商标权。

  Poiret也是新世界首次负责“唤醒”的传统品牌。新世界从卢森堡Arnaud de Lummen的公司Luvanis手中购得Poiret所有权。Luvanis因易手所谓的“睡美人”品牌知识产权和商标权闻名业内,还曾参与Moynat和Vionnet品牌振兴。

  Chapelle选择合作振兴Poiret的设计师,是常居巴黎的华裔设计师殷亦晴(Yiqing Yin),她曾在2010年获得2010年巴黎市创作大奖(Creation from the City of Paris)第一名,并曾获法国ANDAM时尚大奖的首秀大奖(First Collection)。尽管殷亦晴在巴黎打理的个人品牌以其复杂的褶皱、编辑与雕塑感设计闻名,Chapelle表示新Poiret主要的产品将由高级成衣、部分鞋履、手袋、小皮具为主,未来或将推出香氛或美妆产品。

  这就像你读了一本书,然后试着把书里的信息传递给新一代……我们只是想讲好一个美丽的故事,让这个故事与今时今日产生共鸣。

  Paul Poiret在1903年成立了自己的定制时装屋,被广泛认为是将女性从紧身胸衣中解放的先驱,倡导更加自然、不受约束的线条(尽管偶尔也会使用骨架),吸引了Lillie Langtry、Sarah Bernhardt、Isadora Duncan和Nancy Cunard。1910年,芭蕾舞剧《天方夜谭》(Scheherazade),戏服设计师Léon Bakst充满东方情调的设计给Poiret带来极大启发,他开始拥抱相互冲撞的色彩组合、戏剧感与异国情调。

  但第一次世界大战也在某种程度上推进了妇女着装解放,Poiret在1918年下了战场,发现世界已经大变样,他充满天马行空幻想的异国情调在1920年代崛起的摩登主义难以求生。定制服的客户也希望获得Chanel、Jeanne Lanvin、Schiaparelli等人设计的更精简流畅、更现代的设计,1929年“股灾”更是迫使Poiret的时装屋最终不得不关门停业。Poiret曾经问起Gabrielle Chanel,为什么职业生涯初期总喜欢穿黑白色的衣服,她尖锐地答道,“为了出席你的葬礼呀。”

  设计师Paul Poiret(1879-1944)为模特试衣|图片来源:Getty

  但尽管Poiret命途多舛,他的时装屋因其一系列开创性的商业决策被历史铭记。第一,Poiret是首家推出商业香氛产品的时装屋,以他的女儿Rosine命名,这比Coco Chanel推出No.5香水还要再早10年。事实上,Chapelle表示Poiret给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不仅是赫赫有名的时装档案,更是悠久的商业历史传统。

  在1994年投资Ann Demeulemeester品牌之前,Chapelle曾从事制药行业。她和Demeulemeester认识,是因为她们的孩子在同一所学校上学。Demeulemeester亲自拜访她,希望她支持自己的品牌。“我是那种喜欢穿Chanel裤装、留着长指甲、每周见理发师做头发的女人,很典型的那种女商人,”Chapelle谈到认识Demeulemeester之前的自己,“后来我去了她的时装屋,才知道每只肩部结构里的每一毫米凝聚了多少爱,很难相信还有人那样做衣服。”

  在她的支持与领导下,Ann Demeulemeester和Haider Ackermann(她于2005年开始投资该品牌),不但成为了她的公司BVBA32的成员,更是逐渐发展为高级成衣业务强劲、整体发展稳健的全球业务。两个品牌分开运营,Chapelle的公司如今聘请超过100位员工,年营业额超过3500万美元。

  如今依旧保有某比利时生化企业合伙人身份的她,认为生物化学与时装设计在原则上很相似。“不仅仅是精确到每毫米,而是不断问自己为了做得更犀利、更完美能走多远。这和需要寻找对‘分子’极为敏感的研究人员一样。将你的头脑与手不断导向完美。如果你在某个人身上看到了这一点,那这个人肯定是一位大师。”

  但作为时装界备受赞誉的两家独立时装公司投资者和董事,Chapelle不太认为如今还能打造与其类似的品牌。“老实说这越来越困难了。问题不是说能不能找到有能力的人,因为我知道有年轻人是很有能力的,”她说,“最大的问题在财务方面,因为这样的时装屋很难继续,大家都不确定在能从客户那里赚到钱之前,你要筹多少钱才能做出这些系列。”

  Poiret还在摸索其零售策略,但是开设实体店已经提上了日程。即将拉开帷幕的巴黎时装周上,品牌将于3月4日下午1点重新回归视野——这个时间段从前是属于Céline发布会的,Céline不就是品牌重启的成功案例吗?或许是个好兆头吧。

来源:BOF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