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人物 > Ziggy Chen设计师陈翔:把衣服做到极致的匠人人

Ziggy Chen设计师陈翔:把衣服做到极致的匠人人

虽然身处上海这个中国的“时尚之都”,但创办品牌六年以来,陈翔大部分时间都“不进城”,在自己位于上海漕河泾科技开发区的办公室里,琢磨衣服的细节设计。

Ziggy Chen设计师陈翔

  “我时常提醒自己不要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时装设计师,而是我欣赏的,那种能把某个东西做到极致的匠人。”上海独立男装品牌Ziggy Chen背后的设计师陈翔说道。虽然身处上海这个中国的“时尚之都”,但创办品牌六年以来,他大部分时间都“不进城”,在自己位于上海漕河泾科技开发区的办公室里,琢磨衣服的细节设计。

  他的办公室里充满了作为参照物的古着衣服,有中国20年代的长衫,也有日本贫民穿着的Boro,及一战时期的英国军服。品牌的总部位于上海一个电子科技工业园区的三楼,这里远离商业化的喧闹,铜质大门会自动打开,水泥地的通透办公室的中央是一个玻璃房间作为showroom,你能隐约看到那后面的板房,有样衣工人在默默忙碌着。他们几乎从品牌创办以来就在这里工作。在高速运转的时尚圈,陈翔按照自己的节奏去研究制版,做好衣服。

  他的设计过程是每一季都几乎推倒重来,从研究怎么从纱线开始开发出合适的布料,重新做衣服的版型,研究剪裁细节。他可以花几年时间研究怎么做好一个西装外套的肩膀弧度,为了优化版型后能体现出一种特别的情绪。“我们在做样板的时候也时常讨论舒适度和型之间的关系。我不懂制版,每季都在学习,让这些衣服能够找到与我们有同样审美和价值观的人,他能穿出他们自己的风格,让衣服服务于他们自己的个性。”陈翔解释道。

  在2018秋冬的设计中,陈翔的设计剪裁更为柔和,没有尖锐的廓形,设计元素上也减少了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独特配色的条纹等符号化的细节,虽然它们还作为一个给人惊喜的衣服里衬而存在。“我的目标是拿掉那些有标志性的局部和细节,把明显东方的特征变得不明显,藏起来。混合更多的不同元素,不要过于明显的灵感来源。”陈翔告诉BoF。

  他说自己喜欢十七世纪的西方服饰,也喜欢中国风格的服饰,偏好清朝及民国时代及宋代底层人民的朴素穿衣上,你也的确能从服装中感受到那种风格化的气质,它绝不是简单的复古,它是当下一群懂设计的低调穿衣者的“制服”,你还能看得出,穿衣者是自在的。

  从Decoster(此前陈翔创办的女装品牌)就开始与陈翔开始合作的武汉买手店HCH主理人胡春晖认为,很难找到直接的竞争对手。“这个品牌的经典,不跟风的特点,如果用传统的销售理念会有问题。他的衣服没有过季的说法,而且衣服越来越耐看,因此销售率几年下来也是逐渐提高。具体的数据跟其他品牌很不一样,比如现在发现三年前的全部卖光了,但是那一年可能只卖了一半。”胡春晖说道。

  而找到合适的销售平台,是Ziggy Chen这样的小众品牌的突破口。“Ziggy Chen进入了市场较早,已经培养了固定的顾客群体。但是它不断尝试推陈出新,始终保持自身独特的风格及对品质的追求,从而也受到了越来越多消费者的认可。此外,设计师陈翔本人也非常开明,乐于倾听团队和顾客的建议,以确保产品时尚又兼具实用性,满足顾客的需求。”连卡佛的男装高级买手Charles Lo说道。

  陈翔不断尝试如何把握小众定位与商业化的微妙关系,他知道本质上设计需要服务于穿衣者,因此适当地考虑了市场反馈:他曾经在最初几季尝试大量蓝色布料,但因为市场需求,增加了黑色的比例。这两季,他也尝试将这种中古感应用到飞行员夹克及套头衫等更为街头感的产品上,这也能更为有效地吸引到了一批有着同样审美及价值观的客群。

  做设计也是一个漫长的摸索过程,陈翔选择把面料跟设计的灵感墙拆分开来,因为他“不想把故事讲得太清楚”。当你看到成衣时,你是很难看出成品跟源头的关系何在。与此同时,两者又能又融会贯通,最新一季的灵感来自80年代朋克,十七世纪西方及1990年底中国底层人士的穿衣风格,最终呈现出的就是“Ziggy的”,你会觉得它不属于任何一个年代。

  经历了十几季的磨砺,陈翔已经积累了一群忠实用户,共有45家国内外代理店,这个逐渐成熟的男装品牌也有一些惊喜的发现,比如20%的消费者是女生,他们很爱买马甲,而持续回购的人群里有设计师、建筑师、艺术家、潮人,更有日本的火车司机。除了这些固定领域的80后消费主力,也有一批“千禧一代”及“Z世代”消费者开始关注Ziggy Chen。他们大多有海外留学背景,审美多元,又追求个性化的小众品牌。

  陈翔的衣服强调一种随性的懒散,第一眼看不那么“精神”,也正是这些不抢镜的衣服,能让穿着者处于一种最舒服惬意的状态。“很多最早的客人喜欢当时的具有明显东方风格最早的几季,其中也有一部分客人希望我们保持当初不变,我想一尘不变对一个品牌来讲未必是件好事,我也想有更多的尝试,但衣服呈现的气氛我希望能一直保持下去,并能变得更好。”设计师总结道。

  成立伊始,陈翔决定先去巴黎,再反过来完善品牌。他在欧洲找了经纪人,主攻海外市场,锁定欧洲市场一线买手店。品牌目前每年两季都在巴黎举办独立Showroom订货会。先突破海外市场,主要是因为品牌定价,海外的设计师市场也更为成熟,有着更好的买手店平台等商业考量。“当时的确是先做了去巴黎的决定,才反过来想怎么去做这个品牌。最初的几年从工作方式,面料知识,包括制版,都是一点点学习摸索。”他总结道。

  Ziggy Chen在L’Eclaireur这样的买手店里,与Comme des Garçons、Gucci这样的国际一线设计师品牌一同成列,他意识到服装设计强调一种由材料搭配,衣型及比例设计及剪裁细节表达出的气场。除此之外,进驻强调个性化选货的买手店,能对品牌前期的推广起到很大的作用,“目前我们国外该有的买手店也都有了,达成了这个目标后,下一步可能是试试百货公司,这跟与买手店合作模式还是很不一样。”陈翔说道。

  在欧洲买手看来,陈翔的设计仍然被划在比较先锋的类别。最近陈翔的欧洲经纪人给了他很多皮革产品,敦促他多尝试,在买手看来,这么做更好卖,但陈翔认为目前还没找到最适合Ziggy Chen的制作方式之前,暂时还不会把这种材质放到系列里。皮革产品的设计往往表面个性强烈,不符合日常穿着场景的夸张性质。

  事实证明,先聚焦海外市场这个决定在国内设计师市场并不发达的时候,是正确的。“国内能买Ziggy的人能有多少?真的太少了,其实肯定不到1%。够多的话我们就不用出去了。”Ziggy说道。但对于一个总部位于中国上海的品牌,依赖海外市场必然也会带来许多物流上的难题。

  除了在国内的连卡佛,HCH等几家买手店,Ziggy Chen 80%的销售均靠海外市场。70%的布料来自意大利,30%来自日本,对于品牌体量较小,成本结构复杂的设计师品牌,国际汇率及关税波动带来的影响自然会被放大。然而,陈翔还是很难在国内市场找到同等水平的布料供应商,这也是他转型过程中的最大难点。

  “当你整个产业链建立的时候,比如供应商,缝制标准,都是要重新思考,包括版型的问题,品牌定位,其实这个品牌还在不停摸索。”陈翔说道。“在刚开始接触面料设计的时候,我会描述我想要的感觉和样子,但工厂的工作方式是先给你看纱线,再讨论织法和染色。慢慢地,我也对布料有了更深刻的看法。越了解这个行业,会发现如果要尝试新的想法,首先需要学习。”除了长期合作的这家传统日本棉布生产工厂,每一季都能与Celine及Gucci共用一个意大利面料供应商的陈翔发现,对优质面料的坚持,能把一个平凡的设计也做到最好。

  除了供应链的挑战,缺乏时尚根基的中国市场,也有野蛮而残酷的一面。“目前看来,中国男装消费市场的发展阶段远远达不到这种小众审美。这个审美水准应该还是与国情整体的主流不相符。”胡春晖说道。但她也认为,随着国内设计师市场的蓬勃发展,如果打好品牌基础,仍有巨大的市场机会。

  根据Euromonitor的统计,2016年中国男装市场规模为5131亿元,年增长为4%,预计2021年市场规模将达到5515亿元。越来越多的品牌也渴望以独特的方式突破中国市场,但任何一个变化都需要经过考量。“我们一直在观察国内市场的变化,也在想未来如何做好国内这个市场。实体店未来怎么做?线上销售怎么做?如何把握微信自然销售的快速增长?我们产品较高的客单价也是一个挑战。”陈翔面对的问题,也是许多发展到了中型规模的设计师品牌需要突破的难点。

  Ziggy Chen这种前期靠扎根本土,海外开花的品牌,如果最初只做中国本土市场,也许无法达到目前的设计及品牌水平,但当中国市场与国际接轨后,品牌也需要改变运营模式,开拓符合中国市场需求的产品线。本质上,不管在中国亦或是海外市场,一个设计师品牌还是需要回归到如何更好地服务于设计及消费者。

  最近在思考将产品线拓展到鞋履时,陈翔的认真及坚持不变。“我觉得还是要先完善服装系列,再加配饰。我一直喜欢鞋子,也设计过一些草图,但我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需要去搞明白。去年九月份在意大利去看了一些做不同类型鞋子的工厂,了解制鞋的流程,找到适合我们的工厂。下一步计划是要做出来适合我们的鞋楦,等鞋楦满意了就可以开始尝试鞋子的设计制作。”他解释道。这些细致的前期工作,包括从设计出发,考量供应链,是品牌不一样的根本。“为什么穿了我们的外套会感觉不一样?那是因为每件衣服都应有自己的情绪,我们花了很多的时间来研究版型包括缝制的方式来表现衣服的情绪。”

来源:BOF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品牌专题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