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政经 > 2017全球时尚圈人事更迭频繁,变是不变的法则

2017全球时尚圈人事更迭频繁,变是不变的法则

事实上,整个2017年,全球时尚圈的人事更迭越发频繁。

  前不久,Phoebe Philo宣布将辞去Céline创意总监一职着实引人关注。担任 Céline创意总监十年来,Philo成功将Céline打造成为独立女性最钟爱的品牌,开创了时尚界极简主义新纪元。

  从国际来看,包括Céline创意总监换血在内,共发生了13起国际经典时装品牌更换新设计总监事件:加入Givenchy已经12年的Riccardo Tisci将在今年初卸任,未来去向至今未定,其接班人为曾将Chloé送上新高度的Claire Waight Keller;英国设计师Paul Surridge于2017年5月离开Jill Sander加入意大利品牌Roberto Cavalli;Jil Sander则聘请了设计师Lucie和Luke Meier;美国高级成衣品牌Helmut Lang任命Hood By Air主理人Shayne Oliver为设计总监;巴黎奢侈品牌Chloé 在年初便聘请了时任LV设计总监助理的Natacha Ramsay-Levi;曾为Chloé设计了爆款“小猪包”的Clare Waight Keller则跳槽至纪梵希;Lanvin聘请了法国设计师 Olivier Lapidus;Mugler 聘请了Casey Cadwallader;Francesco Risso则在意大利女装品牌Marni的创始人之一兼设计总监Consuelo Castiglioni离职后成为该品牌的新设计总监;Laura Kim 和Fernando Garcia加入美国设计师品牌Oscar de la Renta;专注做了20年鞋子的Paul Andrew被任命为意大利鞋履品牌Salvatore Ferragamo的设计师;Raf Simons 加入了Calvin Klein。

  2018年已开启新的一年,时尚行业的又一轮洗牌也正在拉开序幕。有分析指出,在上述变化的背后,真相是时尚圈愈发受商业利益驱使,业绩已成为衡量品牌创意总监成功与否的一大标杆。

  值得关注的是,无论是Natacha Ramsay-Levi、Maria Grazia Chiuri、Anthony Vacarello、Alessandro Michele,还是Olivier Lapidus,这些对应的继任者的知名度远低于Claire Waight Keller、Raf Simons、Hedi Slimane、Frida Giannini和Alber Elbaz。

  如今的时尚品牌似乎已经不再以明星高管或设计师为中心,即便是业内评价最高的设计师,如果无法应付复杂的品牌运营状况和业绩压力,也难逃与品牌“分手”的结局。在业绩驱动下,结果导向渐趋明显,叫好不叫座的管理者及明星设计师越来越被边缘化。

2017全球时尚圈人事更迭频繁,变是不变的法则

  2017年,不仅行业设计师及创意总监等人事变动频繁,时尚集团高管的人事变动也在品牌圈引起了不小骚动。

  曾为Nike Kanye West的 Air Yeezy 系列、Nike Mag 以及HyperAdapt 1.0等产品诞生做出杰出贡献的Nike设计师 Tiffany Beers 宣布离任,将加入Tesla担任项目经理一职。上周,Nike设计团队再失一名大将,工作已22年的Ken Link也宣布将离职,并计划加入 adidas。

  与Nike、adidas互为竞争品牌的Under Armour最近也有高层变动消息传出,据透露,Under Armour联合创始人之一Kip Fulk或将离开公司。

  去年9月成为Gucci母公司开云集团首席营销官的Carlo Alberto Beretta在上任短短一年多后因个人原因决定辞职。

  另一大奢侈品集团LVMH宣布LVMH时尚部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Pierre-Yves Roussel将过渡为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Bernard Arnault先生的特别顾问职务,于2018年1月正式生效。现任Christian Dior Couture的首席执行官Sidney Toledano将接任Pierre-Yves Roussel的职位,担任LVMH时尚部的新任董事长,Fendi首席执行官Pietro Beccari则将担任Dior的首席执行官。第三季度,LVMH销售额同比增长13.6%至103.8亿欧元,高于分析师预期,时装皮具部门则上涨了13%,前九个月内,集团销售额同比增长14%至301亿欧元,时装皮具部门大涨21%至108.38亿欧元,集团今年收购的Dior时装部门对销售增长作出了不少贡献。而这一系列管理层的变动,无异于一种内部升迁重组。

  另外,据外媒最新消息,设计师J.W. Anderson同名品牌首席执行官Simon Whitehouse将离职,追求其它发展机会;Coach母公司Tapestry集团近日宣布Kate Spade现任创意总监Deborah Lloyd将离开品牌,由Nicola Glass接任创意总监职位。

  与此同时,2017年的国内服装行业也经历了剧烈的人事变动。

  丽婴房董事长因个人生涯规划辞职二代林柏苍全面接手事业,于2017年自3月23日生效,其未任满即辞去,备受外界关注;太平鸟乐町事业部总经理严翔离职,申亚欣接任;达芙妮主席陈英杰离职,CEO张智凯兼任其职,至此该鞋企已经完全交予“二代”手中;探路者集团副总裁辞任,集团总裁兼任户外事业群总裁;富贵鸟遭遇人事变动,2名独董因意见分歧而辞任;森马副总经理郑洪伟辞任,不再担任森马其它任何职务;安正时尚集团一高管确认辞职,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2017年12月12日,拉夏贝尔人事变动,两位执行董事同时辞职;2017年12月15日,安踏体育CFO林战离职,现任联席公司秘书谢建聪将担任公司秘书一职,1月1日生效。

  此外,红豆集团换帅,周海江接任集团董事局主席;海澜之家迎新总裁,创始人周建平之子周立宸接过接力棒;波司登委任高晓东为执行董事,或接掌家族企业;太平鸟服饰内部高管大换血,陈红朝接替上任总经理;宝胜国际委任沈远芳为CFO,代替因财务丑闻下台的陈国龙;探路者聘任胡伟为集团产品副总裁,望改善下滑业绩。

  综上可知,过去的一段时间内,几乎每个月都有人事变动消息传出。服装企业的人事变动有出于个人原因的,也有公司内部发展需要的;有部门、企业之间的平行调动,也有上下级、上下代之间的垂直变动,当然是利弊兼有。

  好的一方面是,有利于改善企业原有格局与机制;有利于促进企业的转型升级;有利于避免企业的陈旧化,为企业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不好的一方面是:大的人事变动影响企业内部的团结稳定;不利于原先企业品牌的定位与客户群体;或阻碍企业的既定发展规划与进程。

  不可否认的是,近两年时尚业内人事变动俨然成为常态,根本原因,时尚产业正处于一个急速变换的时代,快速崛起的新一代年轻消费者、3D打印及VR等科技的涉足都在催促着时尚产业迅猛发展,由此,品牌及集团的管理和设计人员要不断与时俱进才能跟得上时代进步的节奏。而行业竞争、寻求个人发展、品牌需要注入新血液以及调整内部组织结构则成为影响人事变动的主要因素。

  但变化往往意味着,无论是品牌还是设计师及高管,离开舒适区,迎接新的挑战,变是不变的法则。

来源:中国服饰  作者:云娟娟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