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政经 > 另眼看服装:美邦去年亏了4个亿 快时尚下半场怎么走

另眼看服装:美邦去年亏了4个亿 快时尚下半场怎么走

辞旧迎新,站在2018年的第一个工作周,服装行业继续保持它震荡步伐。上周年终盘点类新闻事件较多,也有品牌独树一帜博眼球。

  辞旧迎新,站在2018年的第一个工作周,服装行业继续保持它震荡步伐。上周年终盘点类新闻事件较多,也有品牌独树一帜博眼球:美邦亏损收窄,但去年仍逼近4亿,2017中国服装网络盛典投票活动战事正酣,Under Armour痛失美国第二大运动品牌的交椅......

  1月1日——1月5日

  国内大事记

  浪莎股份遭嘲讽 董秘回应: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从12月4日至12月25日,浪莎股份累计跌幅达47%。面对这种情况众多投资者称其为第一A股第一熊股。然而浪莎股份的董秘似乎很乐观,在回复投资者留言时称,“冬天已经来临,难道春天还会更远吗?”据了解,浪莎股份2007年借壳实现上市,成为“中国内衣第一股”。

  中服说:

  也许是快到年底了,各大品牌都在忙着冲业绩上头条,这几日内衣品牌浪莎异常活跃。此前有投资者认为,浪莎股价下跌和它坚持十年不分红有关。对此浪莎表示否认态度,并称公司尚未走出寒冬。对于这样的情况,之后需要多方监管,尤其是监证会需要发挥作用。

  美邦转型受挫难翻身?去年全年亏损将近4亿

  饱受转型争议的美特斯邦威一直深陷舆论中。品牌多元化、商品结构、营销策略转型是近年来美邦在尝试的方案。2017年三季报显示营收44.42亿元,同比下降5.69%,净利润亏损1.24亿元。需要注意到,美邦的亏损缺口收窄并非源于主营业务收入的增加,而是主要得益于管理成本的降低。

  中服说:

  就在不久前,美邦迎来100余家新店同时开业。疯狂扩张的背后,除了一直发出回归零售实体店的信号以外,是否还有转型的阵痛和深意?胡佳佳继任美邦董事长之后,亏损有所收窄,我们也能看到它回归主业的决心,然而美邦何时才能彻底走出财报阴霾迎来盈利还需看能否坚持到最后。

  2017年那些“芳华”已逝的服装企业

  2018年的钟声已经敲响,回顾2017,服装行业震荡不断,很多服装企业感受到了阵阵寒意,转型上的波澜曲折、退市的自我救赎...行业竞争压力太大,这些“芳华”已逝的服企还能喘得过气吗?

  中服说:

  就算是目前光芒不再,并不代表日后不能东山再起。百丽退市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贵人鸟跨界折戟也许更能够促使它回归运动用品主业上来,雅戈尔和探路者急于回归主业,似乎都在印证着服装企业的不忘初心。

  2017中国服装网络盛典投票活动正式打响 你来吗?

  服装行业一年一度的隆重盛宴,近两百个国内服装品牌的大狂欢,都源于这场叫做“中国服装网络盛典”的盛事!从2017年12月18日报名开始,到2017年12月31日报名结束,我们陆续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数百家服装品牌的火热报名,最终筛选出近两百家服装企业参与到此次盛典投票活动中来。

  中服说:

  这是服装行业一场年终盛事!2017中国服装网络盛典火爆的报名活动已告一段落,但这仅仅只是开始!在2018年1月3日,这场盛典的重头戏——投票阶段重磅拉开序幕!目前,这场行业盛事正处于如火如荼的投票环节。

  2017年关于这些上市服饰企业绕不开的“话题”

  2017年,服装行业又迎来一批成功登陆A股的服企。1月,太平鸟在A股主板上市,打响本土服装公司在这一年扎堆上市的头炮。之后,安正时尚、日播时尚、拉夏贝尔、牧高笛、安奈儿、起步股份也纷纷加入阵营,迈向资本市场。我们从这些服企所在的细分领域、营收与净利润、发展方向、品牌战略等说开去。

  中服说:

  2017年,那些争相上市的服装企业过得怎样?从市场细分来看,童装成为抢夺的最后一块蛋糕,从发展版图来看,规模性的稳步扩张是企业追求的动力。尤其是服装市场趋于饱和,以拉夏贝尔、太平鸟为首的多品牌策略跑马圈地的状况屡见不鲜,本章剖析了2017上市企业的生存现状和发展趋势。

  被遗忘的佐丹奴这样证明自己的存在

  佐丹奴国际(00709.HK)与班尼路,森马与美特斯邦威霸屏的年代已经成了过去,曾经楚雨荨的那句“端木带我去了美特斯邦威,镜子里的女孩看起来好美!”现在听起来显得格外遥远。但是佐丹奴国际并没有在时代面前就此消沉,经历过繁华,也忍受过落寞,佐丹奴国际跟着时尚的浪潮亦步亦趋地走着。

  中服说:

  港资服饰的浪潮已经退去,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佐丹奴也曾辉煌过,它的没落和自身的发展策略有密切关联,相比于为迎合韩国市场做出的韩风造型,中国本土市场在产品本身方面并没有很强烈的品牌风格,甚至并没有很好利用KOL营销。

  2017服装行业年度话题人物&风格设计师

  在刚刚过去的“新零售元年”2017,为服装业的零售史留下一抹重彩。过去的一年,整个服装行业,无论是上游还是下游,日子未必会比其他行业好过,但是这也倒逼本土服企转型,向综合化演变。有上市,有褪色,有触网,有关店。这个阵痛与欢乐交加的一年注定被记录。

  中服说:

  同样都是服装人,年度话题人物和风格设计师们都在思考并重构服装市场的业态,在寒意未消的阶段,企图突破传统的思维轨迹。

  国际大事记

  加拿大鹅和Moncler 发布防伪警告 谨慎伪劣产品

  虽然时值严冬,但是一个“假冒伪劣产品”这个老对手依然是各大品牌的心腹之患。近日,加拿大轻奢户外品牌 Canada Goose 和意大利奢侈品牌 Moncler 先后发出警告,希望消费者在购买商品时小心谨慎,防止买到假冒伪劣产品。

  中服说:

  正是户外服饰销售的旺季,同时也是“大鹅”等假冒伪劣服装猖獗的时候。品牌通过辨别防伪序号等方法告诉消费者怎样杜绝买到假货,尤其在亚洲小型市场较为常见。既要地方竞争对手的“突袭”,又要防范高仿山寨服装,品牌有着操不完的心。

  2018或将成激烈收购元年?MK和Coach不停止收购

  Coach母公司Tapestry和收购了Jimmy Choo的Michael Kors 2018可能会随时爆发收购大战。自从Michael Kors和Coach这两个轻奢品牌先后通过收购和改名升级成为了轻奢侈品集团,商务模式的转变督促着他们在2018年继续寻找下一个收购对象,以保证自身的稳定发展。

  中服说:

  收购是企业快速发展的重要手段之一,几乎所有颇具实力的服装企业旗下都有几家子品牌。去年大热的MK和coach自然也不例外,然而收购的品牌需要避免的问题也很多:例如有鲜明的品牌辨识度、避开同质化管理、长远发展等。

  亚马逊禁止第三方卖耐克 官方直销表现却不尽人意

  去年6月,当耐克宣布要直接在亚马逊上销售时,没有太多人感到惊讶。不过现在,亚马逊上活跃的第三方卖家给它的零售渠道控制带来了越来越大的威胁。第三方说:“亚马逊是第一大线上市场,耐克是第一大运动品牌,他们不合作,我才有赚钱的机会……现在机会没了,我感觉挺糟。

  中服说:

  和耐克相反的例子:CK当年在和亚马逊合作的时候业绩呈现节节攀升状态,原理是:ck和亚马逊合作时只着重推广内衣和牛仔裤等基本款,高端产品线仍然只留给自己的官网、线下直营店或者高端合作伙伴。耐克引来不满的原因还是产品划分问题,没有考虑到为第三方授权商留下竞争空间。

  “H&M们”稍显“疲态” 十年之痒陷审美疲劳期

  2017年是瑞典服饰零售公司H&M进入中国市场第十个年头,但这个品牌却稍显“疲态”。2016年,这家公司在内地开出了80家门店,但到了2017年,开店速度则开始放慢脚步。据公司对外称,2017年的新开店数量为60家。最近此前一直坚持自建电商的H&M日前宣布入驻了第三方平台天猫,但后者的大流量如今还能为其留住中国消费者的心么?

  中服说:

  从最初的势如破竹,到后期的疲软期,这是外来快时尚的必经之路。尽管开店速度没有减慢,销售额趋于平缓是显而易见的。通过时尚款和更新快吸引眼球之后,快时尚的下半场不仅仅在于审美、渠道,更是服装质量的竞争,尤其是本土品牌变得更年轻之后,快时尚是否嗅到了危险气息?

  UA今年市值蒸发50亿美元 痛失美第二大运动品牌交椅

  Under Armour已痛失美国第二大运动品牌的交椅。品牌创始人和CEO Kevin Plank也成为大输家,近日被财经新闻网站24/7 Wall St.选为“年度最差CEO”之一。该媒体通过观察股票价格变化、收入、利润和在任期内的表现,评选出它认为对公司造成“严重伤害”的高管。

  中服说:

  UA被年轻消费者“抛弃”的原因是不够酷。销量下滑、裁员、高管风波...更重要的是,UA一直主打的是专业运动设备,而市场风向吹响时尚,这让UA很被动。除了大环境以外,渠道的产品分配也存在问题,导致竞争加剧。

来源:中国服装网  作者:丁豆豆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