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政经 > 2017服装品牌年度风云:有人难归主业,有人还在挣扎

2017服装品牌年度风云:有人难归主业,有人还在挣扎

复盘2017全年服企表现,整体行情并不乐观,服企似乎仍未走出寒冬。对于服装品牌来说,既要心怀远方,也要低头看看脚下的路。

  站在2017年的最后一个节点,我们感受到过去12个月服装实体零售的寒意阵阵,也触摸到了电商领域的曲折波澜。国内服装品牌的“弄潮儿”们在面临大资本时代消费升级和行业转型的浪潮中依然要扎根实际,奋力拥抱新变化。

  在中国这个庞大的消费市场中,服装产业作为最大品类,我们称之为“永远的朝阳产业”。数据显示,2016-2020年,中国成人服饰市场规模年均复合增长6.8%,到2020年市场规模将达到14,349亿元。对于服装品牌来说,既要心怀远方,也要低头看看脚下的路。复盘2017全年服企表现,整体行情并不乐观,服企似乎仍未走出寒冬。

图片来源:网络

  1、品牌的现状:主业承压

  2017年对于服装企业人来说是值得被记住的:大型服企作为典型案例,也是中国服装行业趋势发展的“晴雨表”,从几个典型的男装品牌来看:不同于2016年漫天纷飞的“关店潮”字眼,服企对回归和外扩有了不同的选择,此外高库存和亏损依旧是亘古不变的话题。

  因为形势低迷,有的企业选择回归服装主业,雅戈尔红豆这两个“炒房团”的转变是个好案例。

  去年年底雅戈尔曾高调宣布“五年再造一个雅戈尔”,近日却传出正加快布局投资和地产板块,不到一个月雅戈尔在副业投资商已超过30亿元。一边声称回归,一边频繁投资金融,业内普遍认为受到投资、地产方面影响导致品牌摇摆不定。另一个品牌红豆迫切想要从“房地产+服装”的双主业发展回归到以服装为主业的单一版块。想要在服装领域站稳脚跟,红豆上半年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759.48%,然而品牌表示主要得益于房产处置,服装业务效果起色不明。

  逆行扩张的是太平鸟七匹狼。“好奇宝宝”太平鸟在2017年制造各种新花样,目的在于打造多元化的年轻阵容。快闪、联名不在话下。然而它的扩张之路并非一帆风顺:3月出现股票大跳水,下跌5.0%创1月新、上半年净利润大幅下滑,紧接着公告内部高管大换血,陈红朝接替欧利民任总经理,紧接着集合店、分股权等手段纷纷上演。

  另外一家扩张野心的是七匹狼,今年较为明显的是七匹狼在收购方面向上游行进,早些年七匹狼在收购上也“栽了跟头”,今年可以说吃一堑长一智,学着直接收购商标使用权来止损,8月七匹狼出资3.2亿元投资“老佛爷”80.1%的股权,坐拥最强IP尽管效果尚不明显,却反映其在欧洲扩张的野心。

  海澜之家受高库存之忧。一面是高增长、猛扩张的光环加持,另一面却夹杂着库存压力,“轻资产模式”让海澜之家患上高负债和高库存的诟病,根据财报显示仅2017上半年集团存货达86.75亿,远超其他品牌。

  报喜鸟陷巨亏风波。今年年初,浙江报喜鸟被爆出难再“发声”,原因是没能把握住房产带来的资源优势,造成负资产。据了解,2016年报喜鸟经历上市以来首亏,2017似乎仍未走出困境。

  从这些男装品牌今年的业绩表现来看,服装市场依然处于疲软期,财报中也频频被指出零售整体大环境起色不佳。当然在困境中寻求突破的不止是男装,也包括女装、运动休闲以及时下非常热门的童装品牌。一直走高端路线的朗姿女装再被传出投资12亿发力时尚,在完善“泛时尚产业互联生态圈”战略版图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尤其是时尚领域效果未明,朗姿是否会回归女装有待思考。另一家想要IPO的是欧时力母公司赫基,然而今年它却为清理不良资产头痛不已。此外,同样采取股权激励措施的维格娜丝“半价”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却十分意外地出现21名员工全部弃购的情况。放眼童装,以巴拉巴拉、ABC、巴布豆为首的品牌尽管占据中国绝大部分市场,但是由于起步晚、不集中等因素导致2017年整体被国际童装品牌牵头。除此之外,港资服饰正在逐渐淡出视野,在一二线城市鲜少出现佐丹奴的身影,香港利邦上半年净亏损2.570亿港元,港澳收入创18年新低,在下半年不得不接受山东如意22亿港币投资。

  总的来说,在经历了批发、零售时代,服装企业圈地完毕进行洗牌,随之而来的是品牌商的时代,尤其是电商领域也被占地,未来两极分化会更为明显,服装产业将迎来巨头之间的较量。

来源:中国服装网  作者:丁豆豆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