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人物 > 邓兆萍:中国风设计的符号式人物

邓兆萍:中国风设计的符号式人物

三年前,我们给邓兆萍下的title是,“中国风设计的符号式人物”。

  大抵是近些年“中国风”要被国内外设计师们玩坏了,在我们采访过的近百位设计师中,凡是作品里能捕捉着一丝“中国风”的,都清一色捍卫自我道:“‘中国风’不是一味的元素堆砌或符号叠加。”

  这才恍惚中意识到,“符号”似乎是个被设计者所不喜的词汇,而我们却在三年前想要将其代表个人。

  仍是夏末秋初的南方时节,仍在那个校园操场旁树影摇晃的小阁楼上,清脆的笑声和篮球的拍打将空气中的微粒震得偏离了原本散漫的降落轨迹,阳光把“少年不知岁月长”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

  三年仿佛一闪而逝,在这里,我们和邓兆萍展开了第二次聊天式的漫谈。访问的开篇,是她半打趣半认真的笑道:“三年前,你给取的那个标题,我想现在可以用了。”

  彼时,我们给邓兆萍下的title是,“中国风设计的符号式人物”。

  时间 -  一生能需要几个十年,才能参透起承转合

  格拉德威尔曾在一万小时定律中提出,“人们眼中的天才之所以卓越非凡,并非天资超人一等,而是付出了持续不断的努力。1万小时的锤炼是任何人从平凡变成世界级大师的必要条件。”

  由此推算:如果一周工作5天,每天工作8个小时,成为一个领域的专家至少需要5年。那么,30年意味着怎样的专精呢?

  大巧若拙,淬炼匠心——是邓兆萍在回首30年设计生涯时,所做的总结陈词。从小就是街坊四邻口中“别人家孩子”的邓兆萍,一直都是以学霸人设过着全程开挂的人生。然而,她也是在正式进入职场赛程之后,才是开始悟道生命的起承转合。

  邓兆萍在解析这30年成长轨迹时,将其整打整的拆分成了三个十年。在肩负父亲乃至整个家族的期望以及自我施加的巨大压力下,投身进家庭指定安排的服装纺织品公司工作,这是邓兆萍入行的第一个十年。期间,她经历了从焦灼苦痛到逐步适应接受,甚至喜欢热爱服装的蜕变全过程,也为她奠定了极为坚实的基础。当发现已有的知识储备有些不足以支撑自己的设计时,便毅然开启了“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漫长旅程,意大利、美国、尼泊尔、印度、耶路撒冷……用最直接丰富的感官去获悉世界的庞大和微小,接受自然给予的每一次惊喜与馈赠,这是邓兆萍用脚步丈量设计之路的第二个十年。“要么旅行,要么读书,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这句话大概是邓兆萍的亲身写照,当视野足够开阔、五感充分盈润,邓兆萍意识到需要用思想指导设计了。文学、历史、哲学……原本不在研习范围的专业书籍都被涉猎广泛的邓兆萍一一纳入书单,身体在空间范围内相对静止的情况下,思想和灵魂却已在第三个十年穿越古今。自我修正、自我塑型、自我超越,邓兆萍从事服装设计的30年承转几乎与中国传统进阶路径完全吻合,用她的话说,“我几乎没走过偏离发展轨迹的弯路。”

首次前往印度采风

远赴耶路撒冷采风

远赴尼泊尔采风

  或许是自身的才华护航,或许是家庭的悉心保护,或许是赶上了社会发展的美好时代,亦或许是皆而有之,总之,邓兆萍认证了自己的设计之路是顺遂轻松的。对世界坚定不移的常存公正美好的憧憬,是她发现美、创造美的内在源动力;跳着舞、唱着歌的接受岁月洗礼,是她不管在多少个十年下都不乏创作激情的乐观心态。

  回顾 - 大美中国风的底蕴有多深,挖掘探寻之路就有多长

  数字虽然不过简单线条的排列组合,但如果说还有什么能切实证明“热爱”、“专业”、“熟练”的存在,约摸也只能是数字了。

凡尘留心

2002年发布“凡尘留心”主题系列

  “黑钻诱惑”、“走向新世纪”、“凡尘留心”、“流金岁月”、“心水”、 “茶舞” 、“茶马古道”、“追述”、“天梯”、 “海市蜃楼”、“天方地圆”、“凡心•梵音”、“恒”、“花开的声音”、“母仪天下”、“圣洁之光”、“青花”、“天青烟雨”、“穿越”、“织梦岭南”、“如是我闻”、“盛世中华”、“天地之间”、“根”、“织梦岭南•广府荟”、“The Space”……自1996年的首场发布会起,邓兆萍已经在世界范围的重要T台上做过近60场发布大秀,展示秀场作品逾1300套。且以其目前谈及服装作品和设计内涵时饱满的精神势头来看,这些数字还将在未来得到不断刷新,毕竟,邓兆萍认为自己最高水平的秀永远是眼下要做的那一场,这对于一个处女座设计师而言,追求完美的创作如何能有尽头?

2003年发布“心水” 主题系列

2003年发布“茶马古道” 主题系列

  从发布系列的主题名中也不难发现,大美东方的气韵神采几乎是数十年如一日的萦绕着邓兆萍的设计内核。顺着对其设计脉络的探寻,我们斗着胆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常年做中国风设计,会不会也有觉得腻的时候?”

2004年发布“天梯”主题系列

2006年发布“海市蜃楼”主题系列

  得到否定回答是我们意料之中的,但邓兆萍在补充说明时又将问题抛了回来,却是预想之外——“起码到目前为止,我真的还没有觉得腻。中国的历史文化实在是非常悠久,对近现代的影响也相当深远,这里面可以探索的文化内涵实在是太丰富了。传承中国的传统文化,不仅需要挖掘、保护和传承,更需要提炼、创新,让传统的东西能够再次发热、不退余温。所以,我设计的是当代成像的中国风,是一种没有具象的海水山崖和盘扣龙凤也能被识别出来的中国风。我常常觉得想要表达的东西太多了,可能下辈子继续做设计都做不完了,现在怎么可能会觉得腻?” 

2007年发布“凡心.梵音”主题系列

2009年发布“青花”主题系列

2010年发布“花开的声音”主题系列

2012年发布“天青烟雨”主题系列

2013年发布“织梦岭南”主题系列

  想为养眼的花美男同志群体做魅力印花男装;想要在收山之时在西藏以雪山为背景重现童年舞蹈;想用工笔画为立体人性模特绘出面孔和背景,做设计作品的烘托载体……邓兆萍在提及所有将来时的场景画面时,脱口而出的都不是模棱两可的泛泛大概,而是似乎已经在脑海里细细描勒过数遍的具象线条。邓兆萍说,她不相信梦中突来的设计灵感,只想呈现自己脑海中反复出现的画面,而这些画面仅在采访的数小时内就已经出现多次,难怪会说出下辈子都做不完,怎么会腻的话了。

  当然,服装不仅需要“阳春白雪”的设计语言,也需要“下里巴人”的务实、可穿、接地气。跟邓兆萍时间长点儿的助理同僚都知道,她在拿到面料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放在手臂静置几秒,让肌肤给出是否亲肤舒适的评判,如果过不了自己那一关,再好看的面料也不会予以采用。邓兆萍说,“只有你真正熟悉每一块面料,才能知道如何把它运用到最完美。”曾有高等院校的服装专业教育者这样评价邓兆萍,“只有像你这样对每块面料都带着敬畏之心的设计师,才能把作品做得这么好。”因为对她而言,设计的完成绝不止于成品在进行钱物交换的这一瞬间,而是在看到衣服经常被客户愉悦的穿在身上的那些时刻。

  精神 - 东方哲学博大精深,得时尚者得话语权

  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这样的设计师在整个圈子已经难说还有几个了,但邓兆萍能算其中之一。在邓兆萍看来,大同世界下的流行趋势是百花争鸣的,市场不会限定唯有哪条道能行得通。尤其当互联网时代让生活变得越来越透明、越来越包容,任何设计者都可以创造自己的发声载体,至于做出来的意义和结果能否让消费受众买单,就是另当别论了。提及对“中国风”的热潮发展,邓兆萍显然是呈开放态度的;但关于“中国设计”的表达方式,她还是有自己的想法建议,“我期待未来做中国风的设计师不要太流连于表面,我们可不可以从传统服饰、建筑风格、包括人文精神来做一些深挖研究。如果用汉字,是不是可以解构一下文字结构或者探讨一下不同字体的笔画形态,其实可以做的含义概念是很多元的,除了直接整个字印在衣服上,还有很多可以思考的表达可能。”

2014年发布“如是我闻”主题系列

2014年发布“盛世中华”主题系列

  谈及下一个十年,邓兆萍对自己的期许是成为思想家。在邓兆萍眼中,任凭服装设计有多优秀,都还是倾向在技艺的层面,而思想却能在很多方面起到主观能动的作用。对哲学有独到理解、对历史有评判思考、对宗教有解读分析,思想上的厚积薄发让她开始思考如何将无声无形的“精神”传承下去。

2015年发布“根”主题系列

  邓兆萍曾在数年前就被媒体誉为“时尚哲人”,而她在归纳东方哲学生活态度时,却只给出了简简单单的九个字——“想得开”、“拿得起”、“放得下”。对儒道佛三家精髓深入浅出的表达,也道出了她对时尚发展的思考——“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发展的提升,大家都在关注物质是否充沛;但是在未来十年,随着国家倡导和本我初心的觉醒,我认为人们不会再单纯的满足于物质,而是更多追求精神层面的满足,文化的交流认同将在各种作品中得以呈现,包括服装、绘画、音乐,甚至生活日用的方方面面。”

 2015年发布“天地之间”主题系列

  跨界过科技,跨界过绘画,跨界过戏曲……“坦白说,很多传统文化是注定会消亡的,我们没有办法阻止社会发展的进程。但是,我们能不能让这种优质文化消亡的慢一点,让这些传统精神在新的载体上得以延续。”邓兆萍在为中国传统文化寻找多元落地方式的同时,也在积极传承思想内涵的过程中发现了时尚的真正奥义。她说,“时尚从来不是孤岛,相反,时尚是任何行业的恒动能源。我一直和我的学生说,得时尚者得天下。”谈话间,邓兆萍也和我们透露了接下来将展开包含护肤、养生、包袋、彩妆、香水等一系列庞大的跨界动作。

  粤味 - 西来初地,以古喻今

  如果说这个时代还有什么特异功能是值得敬畏的,“修复”必须算上一个。比如,修复损坏缺失的文件,修复面庞的细纹瑕疵,修复对往昔峥嵘日渐衰退的记忆;又比如,修复构筑城市本土文化的根基锈迹。邓兆萍对中国上下五千年的探索,似乎正在不断聚焦下沉目光,满足又贪婪的吸收着大粤之灵给予自己源源不竭的创作养分。

2016年发布“广府荟”主题系列

  邓兆萍直言,“我觉得研究和表达广东本土文化是最有趣的,因为我生长在这里这么多年,对这里的一切都那么熟悉,但当我真正着眼于一些微小的细节时,居然还是会发现有很多不甚了解的东西,这个过程真的是会不断给我惊喜。广东从很早起就开始接触外来文化,有深厚沉淀底蕴的同时,还不乏中西方文化精髓的碰撞。从孙中山先生、康有为先生起,广东就不乏改革开放的先驱。以前有以前的改革,现在有现在的创新。广东人真的是‘敢为天下先’,而我就是想把这种进取的精神一点一点的挖掘出来。作为一个本土艺术家,我认为自己有责任和义务通过各种各样的呈现方式把这里的文化精神弘扬出去,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的作品更多是回归本土的原因。时下倡导各地域文化自信、文化复兴以及彼此之间的文化认同。我受这一方水土的滋养,就要让这一方的水土文化更有温度。”

“西来初地”的色彩灵感源于枸杞融水的渐变

  “三重门”的起伏,“小蛮腰”的娇俏,东山少爷和西关小姐互为树的形象和彼此站在一起,城市俯瞰下的车水马龙与破茧新生蝶翼的脉络纹理交相呼应……总之,味道对了,就什么都对了。即将于11月5日在中国国际时装周发布的“西来初地——九五丝御•邓兆萍2018春夏时装发布会”,是一位服装设计师通过作品对岭南梦和广府情的具象表达,也是一位本土艺术家对“花开广东盛放世界,正在酝酿,再次腾飞”的殷切祝愿。

“西来初地”大片抢先预览

  “在所有科学里面,数学是最有魅力的。”儿子在数年前说的一句话,邓兆萍花了十年去印证。自2007年起,邓兆萍就开始在服装设计的工艺和裁剪比例上讲究数学的数列计算,将严谨肃然的科学应用到柔和优雅的艺术设计,这位以哲学思想见长的设计师将为2017年的“中国风”画上怎样的粤式句点?不如,一同拭目以待。

“西来初地”设计稿

【后记:在邓兆萍身上,仿佛不用担心有什么会短暂流逝。无论是眼下已逝的三年,亦或放眼未来的更长时间里,你几乎可以断言那些闪着光的特质不会伴随朝露和霞光而蒸发不见。在这样长久而稳定的状态下,我们试图为这个“符号”做例证所盘点的那些时间和数据似乎有些不值一提了,反倒是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精神气儿和泛着紫色香气的西关味道,在眼前心上挥散不去。】

 

图片来源:受访者独家提供

来源:中国服装网  作者:向欣

乐趣热文

快讯

品牌专题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