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活动 > “表面繁荣”的上海时装周要做深度?从卖货开始

“表面繁荣”的上海时装周要做深度?从卖货开始

活动以新天地太平湖为中心、以中海国际的Labelhood为热门地点,上海的时尚氛围也蔓延到了步行所不能及的地方。

  过去的一周,大概是上海一年当中街头潮人密集度最高的几天,围绕追随在人潮中的是扛着长枪短炮的街拍摄影师,经过的人不用问都知道——上海时装周又来了。

上海时装周

  活动以新天地太平湖为中心、以中海国际的Labelhood为热门地点,上海的时尚氛围也蔓延到了步行所不能及的地方。因此,大多数参与者是没有一点时间顾及自己的形象了,每天的行程从早排到晚,除了各个独立设计师品牌的秀,更多的时间还要分配给不同地点的showroom和贸易展,以及在此期间举办的相关论坛,很多不在官方日程上的品牌也借机在这个时间段内举办活动或者开店。

  显然,上海时装周如今可以被看做中国时装产业的一个缩影。它已走出了狭义上时装发布会的框架,和成熟的四大时装周——巴黎、伦敦、纽约和米兰一样,正成为中国时尚产业一个完整的生态体系。

  有人开始专门服务初长成的品牌

  大树般的上海时装周每年都会抽出了越来越多的新枝桠。在今年的变化中,一个新平台XCOMMONS诸色会的推出值得注意。

  在此之前,新天地太平湖和Labelhood是上海时装周的两个保留项目,是设计师最常进驻的作品发布地点。前者作为主会场,为较为成熟的品牌提供T台走秀的发布形式,而后者则更多地以静态展示的方式接待年轻的、具有先锋意识的新兴独立设计师。

  XCOMMONS诸色会虽然也是一个为设计师品牌提供作品多方位发布的平台,但它糅合了新天地和Labelhood各自的一些特色。比如,它选择的设计师品牌并不是完全的商业品牌,依然有更独立的精神,但和新兴设计师相比,却也已经有了市场化运作的经验和雏形。因而诸色会更注意挖掘品牌背后的“前瞻”商业理念。

  “走秀已经是很正常的事情了,所以XCOMMONS去推广的切入点不太一样,我们希望能走得更深一点,给设计师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把产品诠释得更好。”XCOMMONS诸色会负责人张樱表示。

  它的选址地点位于上海洛克外滩源的中实大楼,这栋建于1929年的英式传统建筑里,古旧的重工业风和广阔的空间可以允许各个设计师以任何形式发布他们的新作品,包括走秀。今年入驻第一届XCOMMONS诸色会的设计师有五位,分别是HAIZHEN WANG、WHM by ZUGZUC、Boundless、再造衣银行和FENGYITAN。

  在发布作品的这几日内,Boundless的设计师张达选择用偏行为艺术的表演展示新一季成衣,房间里用三面镜子搭建了一个微型舞台,模特以戏剧化的效果展示设计师的概念,而张娜的再造衣银行和王海镇则选择在原有走秀模式上玩出自己品牌的花样,“我们把环保材料的半成品都铺在了我们观众席的座椅上,大家坐在那里就可以感受到什么是再生纤维。”设计师张娜说。

上海时装周

  设计师张娜在来到XCOMMONS诸色会之前,办秀的地点是新天地,了解了这个新平台之后,张娜觉得正中下怀。“因为这个平台更强调品牌的价值取向以及品牌和产业链之间的关系。”张娜的品牌再造衣银行是其主品牌FAKENATOO旗下的环保制衣子品牌,他们利用每年时装产业中的库存面料进行再加工,力图减少浪费的同时,来促进了时装产业的可持续发展,从某种意义上讲,再造衣银行想要撬动的是一个新的产业链。

  由于对于面料研发的热衷,FAKENATOO的工作团队每年都会固定去到意大利,专门定制羊毛棉绒面料,子品牌再造衣银行成立之后,张娜还需要寻找提供环保制衣工厂,而在中国,这样的工厂屈指可数。

  但欣慰的是,几季过去后,已经有海外厂商主动找到了张娜。今年,来自奥地利的领先纤维公司兰精集团便和再造衣银行达成了合作,前者向后者开放了面料实验室,张娜表示,他们可以去研发自己的新面料。而这种对产业链的补足是渐趋成熟的独立设计师最需要的部分,FAKENATOO创立于2008年,是中国设计师领域较早走出来的几个品牌之一,他们经历了上海时装周的品牌养成阶段,进入了突破期,整合产业链也有了更定向的需求。品牌的发展催促着发布会的平台必须要为每个品牌对症下药。

  “这五个品牌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有一定的点评性。”张樱指出这五个品牌每个都有自己最具有辨识度的一点,与此同时,也是已经经历过一段时间市场历练,已经可以自己站得住脚的五个品牌,“其实不能说是我选择了这五个品牌,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起这个名字的原因,X就是相遇,同时也是未知和探索,而COMMONS就是我们双方寻求共同点,以及共同的发声期,而不是他们隶属于我们这样的一个关系。”张樱补充道。

  张樱在创立XCOMMONS诸色会之前,就一直在上海时装周工作,帮助团队策划Mode商贸会和Labelhood,与此同时,她也有在经营自己的Not showroom。在英国读书时期,张樱修读的专业是时尚推广,她的多元化经历让她发现,目前上海时装周还没有一个深入和精致的平台让设计师实现“艺术商业化”,这不仅仅是针对独立设计师而言,中国商业大牌同样需要对自己的品牌文化和内容进行讲解,甚至于商业品牌而言,这方面的要求反而更强烈——他们不如设计师品牌会“讲故事”。

  “我们不能定义说‘设计师品牌是有想法的,商业品牌就是没有想法的’。”张樱道出了在当下中国时装界的一种刻板印象或者说偏见,对于“小众”这个泛概念的盲目追求让人忽略了很多品牌背后的商业潜力,另一方面,认为“小众”风格就很难走向市场的定论也桎梏住了很多品牌发展的脚步。“小众品牌有自己小众的做法,是可以维持一个小工作室的,没有问题,不是每一个品牌都要大面积地走向市场。”张樱说道。

  和由英国时装协会发起的伦敦时装周一样,官方提供的主秀场通常有场地的限制,但“量身定制”是张樱对待来到诸色会平台上每一个品牌的态度。王浩铭是2002年诞生的中国本土品牌素然内部孵化出的一个设计师,背靠着素然这样一个已经有一定体量的商业品牌,设计师品牌WHM的商业和上下游资源以及渠道都几乎没有问题。

  “他如何才能更释放一点,更大胆一点,怎样让自己有别于素然,这是他的课题。”张颖说道,针对不同设计师的需求,诸色会在宾客邀请上也会有相应的调整,比如设计师张娜对于环保面料的开发有很高的需求,在她的秀场VIP座位上的基本上都是面料开发商和加工厂的老板。张樱希望帮助设计师准确定位到他们要“讲故事”的对象,让“对”的人知道他们所做的努力。

上海时装周

来源:界面  作者:宋婉心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品牌专题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