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专栏 > 广东宝贝儿IPO:被KA锁住咽喉,产品连年登质量黑榜

广东宝贝儿IPO:被KA锁住咽喉,产品连年登质量黑榜

婴童市场本来就已经摩肩擦踵,二孩政策一出,资本市场先激动了,“母婴第一股”之后,又来了“童装第一股”,花样繁多。广东宝贝儿婴童用品股份有限公司也想赶上这一波浪潮,于近日披露上市招股书。但是,规模、盈利能力、品牌知名度一般,被重度依赖的KA渠道卡着脖子,还动不动就登上质量黑榜,对广东宝贝儿,真心亲不起来。

  青年愁买房,中年防养老,老年舍不得花钱,剩下的,可能也就小孩子的钱好赚点儿。

  婴童市场本来就已经摩肩擦踵,二孩政策一出,资本市场先激动了,“母婴第一股”之后,又来了“童装第一股”,花样繁多。

  广东宝贝儿婴童用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广东宝贝儿”)也想赶上这一波浪潮,于近日披露上市招股书。

  但是,规模、盈利能力、品牌知名度一般,被重度依赖的KA渠道卡着脖子,还动不动就登上质量黑榜,对广东宝贝儿,真心亲不起来。


  婴童行业真有这么好赚钱?

  中国放开二孩的政策,不仅让相关概念股涨了一轮,也让整个行业为之一振。

  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婴儿潮”,母婴相关的创业项目屡屡获得投资,母婴电商、亲子社区、医疗健康等等。

  越来越多的成熟公司准备登陆资本市场,今年儿童节上市的安奈儿(002875.SZ)成为“童装第一股”,近期披露招股书的就有若羽臣、广东宝贝儿等。

  森马服饰(002563.SZ)前几天披露的2017半年报,童装业务超过50%,成为公司的绝对主力。

  连我们小区带孩子的婆婆们都在强调,现在也只有小孩的钱好赚。

  市场真如想象的那么好?还是相关公司和资本在自嗨?

  斑马消费研究发现,服饰行业中,除了森马服饰这种经历过上一轮服饰业寒冬,转型而来的童装巨头,其他公司的日子并不那么好过。

  金发拉比(002762.SZ)2015年6月上市后,当年的营收和利润出现大幅下滑,再加上“忽悠式重组”、“擦边球式送转”,饱受质疑。

  虽然安奈儿成功上市,但对其高存货的质疑一直存在,公司2017年上半年营业收入4.84亿元,但存货高达2.3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48.55%。去年同期,这个比例为51.96%。

  需要提醒的是,上一轮服饰业寒冬,让森马服饰和美邦服饰等行业龙头陷入困境的,正是高库存,美邦直到几天仍没有缓过神来。

  金发拉比、安奈儿尚且如此,规模、盈利能力、品牌知名度略逊一筹的广东宝贝儿,能在资本市场上玩出什么新花样呢?

  卖货4400万,超市收走800万

  跟金发拉比、安奈儿比起来,广东宝贝儿算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个子”,就更别提强生等海外巨头了。

  广东宝贝儿1996年创立,走的是比较传统的路子,品牌-生产-销售,旗下各个品牌分别对应童装、洗护、喂养、玩具等品类,主要依靠KA渠道。

  2014年-2017年上半年,广东宝贝儿KA渠道完成的销售额分别为7938.33万元、8002.71万元、1.10亿元、4418.80万元,分别占据当年营业收入的61%、39.26%、45.64%、39.66%。

  依靠商超渠道虽然能保证公司业绩的稳定,但如果公司的规模和品牌影响力不够,缺乏议价能力,账期和各种费用最终还是伤害了公司的周转和盈利能力。

  斑马消费发现,广东宝贝儿报告期的超市费用分别为551.01万元、957.68万元、1350.96万元、814.20万元,分别占据当年超市完成营业收入的6.94%、11.97%、12.28%、18.43%。

  2017年上半年,广东宝贝儿KA渠道接近五分之一的营业收入被超市收走。知道超市的“费用”高,但没想到这么高。

  KA渠道难做,“出海”也不灵了。之前广东宝贝儿还有出口业务,但不知何故,从2015年开始,完全砍掉了外海业务。

  广东宝贝儿努力降低对KA渠道的依赖,奈何电商渠道规模太小“远水解不了近渴”,出口也停了,总之各个渠道都在调整之中。

  不知道这个时候广东宝贝儿为什么还要募资扩产能,明明公司已有的产能利用率仅维持在六七成,且越来越依靠于代工。

  旗下品牌连年上质量黑榜

  其实,对于广东宝贝儿来说,更大的问题在于产品安全。

  这家公司的问题有多严重?斑马消费搜索广东宝贝儿旗下的5大品牌“咪呢小熊”“安吉小羊”“丽亲”“玛力”“Bbe baby”发现,搜索结果几乎全都是媒体关于产品问题的报道。

  2015年9月,咪呢小熊婴儿洁肤湿巾被上海消保委检出防腐剂CIT;

  安吉小羊产品最少3次被抽检不合格:2015年6月成都,婴幼儿床上用品不合格;2016年12月安徽,童装不合格;2017年7月济南,童装不合格。

  2017年5月,丽亲婴幼儿奶瓶被甘肃消费者协会实验为不合格产品。

  2016年7月,玛力大象遥控器被河南工商抽检为不合格产品,主要不合格项目为“机电玩具的安全”。

  2016年8月,《温州晚报》报道称,Bbe baby的标签违反了童装强制性国标——《婴幼儿及儿童纺织产品安全技术规范》。

  这还只是广东宝贝儿最近3年被列入黑榜的情况。看到这里,作为家长的我没法淡定了。

  母婴用品、儿童用品的问题更容易引起社会关注,但偏偏是它们,最容易被检出问题,几乎没有哪个品牌能完全独善其身。

  这与厂商们普遍存在的代工生产模式有关。以广东宝贝儿为例,随着公司规模的逐步扩大,公司自产产品的份额从83%降到63%,委托加工和外包生产的份额水涨船高,其中以童装为主。

  品牌商无法对下游代工商形成完全控制,成为问题产品屡禁不绝的重要原因之一。

  除此之外,企业在研发、生产等环节的投入,也与产品质量有密切关系。越是行业内的大企业,对品牌更为珍视,投入越大,对生产方的“压榨”越小,产品的整体质量自然更高。

来源:中国服装网  作者:斑马消费 徐霁

版权声明

本文系中国服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

如需入驻专栏请联系:陈先生:0571-85337667

最新专栏

乐趣热文

斑马消费

斑马消费是专注于消费领域的财经新媒体,2016年12月上线,立足多平台战略,以消费领域的行业大佬、重点公司和知名品牌为报道对象,力求为用户提供兼具可读性、关注度和深度价值的财经信息。斑马消费成员来自《21世纪经济报道》、《时代周报》、《长江商报》等财经媒体。

作者文章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