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人物 > 范晓牧:太平鸟女装等品牌升级背后的关键人物

范晓牧:太平鸟女装等品牌升级背后的关键人物

在本期创意族群中,太平鸟女装等中国品牌转型升级背后的关键人物,Moodsight创始人、时装造型师范晓牧与记者分享了她与中国服装企业互动的心得、自身职业发展轨迹和她新寻得的人生理想。

  中国一直在变,BoF此前曾报道,中国本土时尚巨头正走在品味升级的康庄大道上,转型升级成为了近年来行业的关键词。从不久前在上海时装周期间举办的MO&Co. Edition10时装发布会,到上周五在北京民生美术馆举办的太平鸟女装(PEACEBIRD)秋冬大秀,追根溯源,你会发现,不少成功案例背后都有着范晓牧及其团队Moodsight的身影。

  然而平时极为低调,几乎从不接受媒体采访、甚至连公关照都没拍过的范晓牧却不认为转型之路是一条康庄大道。但如果能找到理想的合作伙伴,的确能让这个过程行进得更快更好。

太平鸟

  Moodsight由Mood(情绪)和Sight(视野)两部分组成。而这两部分正是很多时候面对市场形势迅速转变却不知如何有效应对的中国服装品牌所急需的。在创办这间创意机构之前,范晓牧在《Harper’s Bazaar 时尚芭莎》杂志担任时装造型总监一职。这段经历让她积累了优质的品牌、明星和创意资源,并由此组建了一个年轻优秀的团队。

  “大概做了有一年多快两年,我也觉得彼此相处得很融洽,她们是一帮想法很一致九零后,也都是国外回来的。我们就想:要不然我们就把这件事情变成一个更正式一点的东西,就取了个名字,然后就开动了,”范晓牧说道。在去年年初转成兼职合同后(今年正式辞去杂志职务),她连同手下一帮一起工作了两三年的伙伴董赢遥(Cathy Dong)、蔡绮霞(Joan Cai)和蒋理(Jessica Jiang),共同建立起了Moodsight工作室。

  像从伦敦时装学院毕业的蔡绮霞如今就负责Moodsight创意、制作等方面工作,她对自己所处团队的描述是“年轻、有激情、努力,像家人一般。” 而董赢遥和蒋理则主攻造型工作,包括商业合作、艺人造型和杂志大片拍摄等。此外,董赢遥也会涉及部分创意业务。

  最开始,她们帮于惋宁的品牌Evening和欧敏捷的品牌Ricostru 在Fashion Now做造型。随后,Moodsight的专业的造型能力很快获得了中国服装品牌们的关注。如今,除了打点明星公共场合造型和为杂志拍摄大片外,Moodsight的工作重心主要放在合作中国品牌的形象升级之上。

  中国时装造型产业虽然不及国外成熟,近年来,却也有一定的发展。各大时装杂志的编辑和总监手上多多少少都会有几个明星客户,也经常为品牌扮演顾问的角色。然而,在品牌升级上,却鲜有人能做得比范晓牧的团队深入和持久。她们合作过的品牌包括太平鸟女装、歌力思(Ellassay)、MO&Co. Edition10和卓雅(Jorya)等。“其实我合作挺多的,只是程度不同,有些只是做造型、有一些会涉及到创意方面,有一些可能只是帮他们做执行,”她说道。

太平鸟

  助太平鸟展翅

  在所有商业合作中,Moodsight与太平鸟女装的合作最为受到关注与好评,双方的合作的确也最为深度、时间跨度最长。从一开始仅仅负责造型,到涉及品牌创意,她们一步一步地帮助这个曾经遍地都是、时尚消费者却正眼都不会看一眼的品牌,打造了一个风格紧贴国际潮流的时尚新形象。Ruth Bell、Molly Bair、Natalie Westling、贺聪和崔素拉(Sora Choi)等占据国际各大时装品牌门面的超模们纷纷出现在了该品牌的广告中。为品牌广告掌镜的亦是业内最高产的摄影师Josh Olins,其客户还包括Burberry、Tory Burch等品牌。

  与市面上大多数广告公司不同,Moodsight的团队成员全部是时装背景出身,在帮品牌做创意的时候,对服装本身、趋势的把握更为深入,而做造型更是驾轻就熟。

  “我们从造型转型到创意最大的原因在于,从前市场上的很多广告公司都是在去做一个给客户呈现步骤上的东西。”范晓牧告诉BoF:“对于品牌要什么的理解。它们的深度不够,所以推进起来特别费劲。拍摄出来的东西其实跟品牌想要的不一样。”

  “我是一个很强势的人,但是我也不是不能听取意见,”范晓牧向BoF坦诚道:“如果是出现巨大纠纷,可能都就没有合作下去。基本上来讲能长期合作的,我们肯定是有互相吸引的地方。”但她也承认,最开始的时候,她与太平鸟女装经历了相当长的一段磨合期。

  “现在回头看那个阶段的自己,有的时候在有些方面比较主观。经过那个过程以后,我了解到其实在品牌角度上,有很多值得你去理解和借鉴的部分。以前我可能会更多的从纯时装的角度去考虑一些东西,但从品牌角度出发的思考可能就没有那么多。”

  “一开始,我认为他们的创意方向不是那么清晰。再就是他们内心其实特别纠结,也是在想要不要转型,”她进行了具体解释:“太平鸟以前做的东西很OL(办公室女性)。但是我进去以后,发现其实他们在产品里面有很多有趣的东西,但是店铺以前的那些买手在他们方向没有转型的时候,店铺买手是不会买那些东西的,所以可能在雏形的过程就被卡掉了。”

  她表示:其实,总部位于沿海城市宁波的太平鸟女装部门的设计师大都是一帮年轻人,挺时髦,也很有热情。“我当时还很惊讶。他们整个体系内部很开放,比如设计师经常会出国,领导层也经常会出国去看一些东西,对于国外东西的了解还蛮多的。但是,他们可能基于认为中国的消费者还没有到那个程度,所以也很犹豫。那,我的出现可能给了他们一个小的助力。”

  她继续说道:“怎么说呢?就是可能从产品整合到形象确立过程中的助力,毕竟我是造型师出身,以前也是学服装设计的,所以我认为很多东西还是要基于服装本身出发。因为你如果从服装的结构来反推的话,你就会了解这个东西应该具体到底要呈现成什么样子,而不是你自己构架出来一个想象中的这个品牌应该是什么样,然后再把衣服往里塞。”

  在与太平鸟女装的合作中,范晓牧形容自己是一个“有点多管闲事的人”。她告诉BoF:“最开始有些东西并不在我的工作范畴中,但是我有的时候就会觉得,哎,它明明这样可以更好一点,那我要不要告诉他?他们又是一群思想蛮开放、给我很多的空间的人。有的时候它们的胆子比还我大,我说要不要收着点,这样的人选会不会太过?这样的搭配会不会太Over?我时常得到的答案是:‘可以的,做吧。’而且每次跟他们提到什么,马上就有回应,他们的反应速度也特别快。”

  蔡绮霞就十分享受与太平鸟女装的合作。她告诉BoF:“从单方面的拍摄造型,到多维度的品牌合作,我们的创意和想法能得到对方的理解支持和认可。虽然每一次活动都超累,但都是属于专业领域的累,是开心的累,精力上没有分散。太平鸟的团队非常积极向上,每个人都把工作当作自己的事,认真负责,这让我们相当放心。”

  太平鸟创始人张江平此前在接受记者曾表示:太平鸟服饰在设计和研发上进行了巨大的投入。目前,该公司拥有超过500人的设计团队,年设计量达8000款产品。这些设计师都十分年轻,平均年龄在28至29岁之间。

来源:BOF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