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人物 > 不做流行派的设计师Jason Wu下一个十年该往哪里走?

不做流行派的设计师Jason Wu下一个十年该往哪里走?

纽约曾流传过“中国时尚黑手党”(Chinese Fashion Mafia)的传说:四位华裔设计师Phillip Lim、Derek Lam、Alexander Wang和Jason Wu定期会在纽约的一家餐厅聚会。

Jason Wu

  纽约曾流传过“中国时尚黑手党”(Chinese Fashion Mafia)的传说:四位华裔设计师Phillip Lim、Derek Lam、Alexander Wang和Jason Wu定期会在纽约的一家餐厅聚会。

  “我十年前自立门户时比现在容易得多,时装行业彼时急切地渴望新鲜血液。要问为什么突然出现那么多中国面孔,说实话我也不太清楚,或许是中国设计师越来越国际化,也可能纯粹因为时机,就像日本设计力量在1980年代得到全球关注。”Jason Wu(吴季刚)坐在上海浦东一家52层高的空中酒吧,思绪回到了2007年。

    Jason Wu  

  Jason Wu

  那是个促就美国梦的好时代

  “我的中文只有小学三年级水平。”Jason Wu每次回台湾演讲,或是来中国内地参加活动都会略带抱歉地打声招呼,因为他9岁就跟着家里人从台湾移民加拿大。也差不多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对时装的兴趣与日俱增,就连英语都是通过翻阅时尚杂志启蒙的。

  作为离家最近的一座时尚之都,纽约向他隐隐招手。Jason Wu自然而然地考进帕森斯设计学院,可又在最后一年提前离开,创立自己的同名品牌。

  尽管他在接受采访前表示不愿谈论米歇尔•奥巴马,可不得不承认的是,2009年前美国第一夫人身着Jason Wu出席丈夫的总统就职典礼后,品牌与设计师的热度双双陡增。同年,他首次受邀参加了时尚界奥斯卡Met Gala。时隔四年,当米歇尔•奥巴马再度以一身Jason Wu出现在总统连任舞会上时,“御用设计师”的标签又一次得到强化。

Jason Wu

  2009年,米歇尔•奥巴马身着Jason Wu出席总统就职晚宴

  记者:2007年,创立品牌初期的时候,你制定过10年计划吗?

  JW:完全没有,第一年的目标就只是活到下一年。我们家里从商,没有人跟时尚有关。我的父亲在品牌成立初期帮忙打理,好比如何记账。这些看起来十分无聊,但很重要。

  记者:你是不是讨厌和数字打交道?

  JW:噢,完全不喜欢。如果要说某个我一辈子都不想从事的行业,那估计就是金融(领域)。

  记者:有没有后悔过大学还没毕业就自立门户呢?

  JW:没有。这就是天真,无知者无畏。我想我真正开始后的每一天其实都在后悔,因为实在太过艰难。所有事情都要自己一人处理,没有任何援助。但相应地,我也没想到能在工作中遇到这么多有趣的人,譬如设计师同行、建筑师、音乐家、演员、政客……当时觉得能上时尚杂志就十分高兴了。

  记者:Jason Wu创立后不久就名声鹊起。你还记得第一次参加Met Gala时的场景吗?

  JW:那应该是8年前(2009年),我和Jessica Alba一起出席的那次。怎么形容呢?现场就像是真人版蜡像馆,转头就能见到名人,太惊人了!现在宾客人数渐渐缩减,变得更具有私密性了。

Jason Wu

  2009年,Jason Wu和Jessica Alba一同出席Met Gala

  记者:明星聚集的Met Gala就像是场时尚界的年度派对,但也被很多人说过分娱乐化,你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呢?

  JW:我不确定是否认同过分娱乐化这一看法。从学生时代开始,我们就非常期待每年的时装展览,因为展品不是一、两件,而用上百件时装系统性地诠释主题。如果要说时尚和娱乐,我觉得两者关系密切。

  以个人为例,明星为我的衣服带来关注度,反之我令她们在红毯上光彩夺目。Met也是这个道理,现在时尚已经不单单是时尚而已,它和艺术、娱乐的所谓界限也越来越模糊。

  商业绝对不是件掉价的俗事

  Jason Wu的上海之行总共4天,其中两天用于参加汽车品牌凯迪拉克的联名活动。采访前一晚,这家美国品牌在上海水舍展示了Escala概念车,后备箱摆放着三款灰色的合作款箱包——灰色既是这款汽车的内饰颜色,也是Jason Wu个人所中意的颜色。

  凯迪拉克希望透过设计师打开受众层面,接触到更多女性客群,同时诠释新美式风范。据品牌总监刘震回忆,公司早在2015年就找来Jason Wu拍摄广告片。主题是“所有的伟大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画面中,设计师就像是美国梦的实现者,讲述自己母亲一路支持、鼓励他,甚至购置了一台缝纫机好让他为洋娃娃缝制衣裳。

  “出道”之后,Jason Wu和许多品牌进行过联名合作:Target、Caudalie、Melissa......Jason Wu x Fila系列连续进行了两年。此外,这家时装品牌和不时地和国际羊毛局(Woolmark)、色彩研发机构彩通(Pantone)撞出火花。

Jason Wu

  Jason Wu与凯迪拉克联合为概念车“Escala”推出的三款包袋

Jason Wu

  Jason Wu与法国美妆品牌Caudalie推出的合作系列

Jason Wu

  2016年11月,Fila x Jason Wu第三季联乘系列在北京发布

  记者:设计联乘系列能给品牌带来哪些回报?

  JW:很多系列的来由是因为结识到有趣的人,对方提议我们一起来做个项目。我希望自己能拥有像我偶像Karl Lagerfeld那样多面开花的潜力,因为每次合作都让我有机会接触到新东西,比如Fila的运动感,它有别于Jason Wu一贯优雅精致风格。而且设计也不仅仅局限在时装。时尚和美妆原本就有极强的关联性,可实质上汽车同样如此。从它诞生的那一刻起就讲究设计风范。

  记者:在你亲身参与以及听闻过的众多跨界合作中,哪种类型的融合难度最高?

  JW:嗯......或许是科学吧,我在这方面不是很擅长。但看看去年的Met Gala就知道,技术和生活交织在一起我,比如我们的生活重度依赖于手机。两天前,我在旧金山和一个技术公司的人还正好聊起,时尚和技术还没有真正的实质性合作,最接近的恐怕就是苹果智能腕表。

  记者:这么多的联名会不会让人感到厌倦?

  JW:我也这样觉得,所以现在更关注长期合作,而不是一次性联名。就拿Fila来说,起初我们预备只做一季,现在已经两年了。凯迪拉克合作至今两年,HUGO BOSS有四年,因为你需要时间来理解其他品牌,以及他们背后的消费者。

  记者:Jason Wu、HUGO BOSS、Fila,外加不定期联名系列,你该如何分配时间?

  JW:我从不睡(笑)……需要很多功夫好好管理。我们设计团队现在一共5个人,不算多。

  记者:私募基金InterLuxe的投资起到哪些作用?

  JW:为接下来的十年打基础。品牌成立的头5年,我们只能算是家小公司,每个人都需要参与到所有环节,以至于有些紊乱。紧接着的5年里,我们试图变得更有条理,向商业机构靠拢。InterLuxe的加入可以帮助我们搭建出合理有效的公司结构,打开国际市场。

  记者:投资机构毕竟是逐利的,InterLuxe会给你们施加压力,要求在一定时间内达到某个投资回报率吗?

  JW:当然。不过即便他们不给压力,还是会有其他人来做这件事。说到底,做时装是一门生意,你最终还是希望成功。所以要说没有压力,那是扯淡,它永远存在,尤其是当世界变化得这么快,而我所做的又很难。但话说回来,有什么是简单的呢?

  “我从来都不是流行派设计师”

  Jason Wu虽然赶上了创业的好年代,可没躲过时尚界近些年的风云突变。

  前些年时尚品牌先后更换创意总监和首席执行官,与他同代的Alexander Wang于2015年离开了巴黎时装屋Balenciaga;纽约时装界的设计师,例如Thakoon和Tom Ford风风火火地尝试起即秀即买模式,结果这几而归;去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众多设计师跳出来为希拉里呐喊……

  Jason Wu从来不会把自己置身于漩涡中心,只有当被人问起第一夫人时才勉强答上几句。更少有听他谈论政治议题了。

  记者:从2014年底起,奢侈品牌掀起换血大潮,你有没有担心过自己在HUGO BOSS的处境?HUGO BOSS宣布退出纽约时装周是否意味着你的工作量会变小?

  JW:换人不是新鲜事,所以我挺惊讶自己到现在还是HUGO BOSS女装创意总监。或许是因为我比较理解品牌诉求,或许个人比较低调,又或许设计比较持久?能做到四年,基本没听说过。至于我在HUGO BOSS的工作量其实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不用准备发布会而已。公司之前连续三年走了女装秀,现在决定把重心向男装倾斜一些,毕竟这是核心业务。

  记者:在社交媒体的影响下,人们越来越多倾向于购买爆款,你会怎样看待这一现象?相应地,从爆红到过时是不是成了一瞬之间的事情?

  JW:的确。人们从好莱坞时代就喜爱追逐明星,效仿他们用的物品。当大家可以从随身携带的手机上获取信息后,就更容易出爆款。但我从来都不是流行派设计师,我喜欢可以跨越时间的东西。

  潮流来来去去,It Item一周一换,我也的确认为这令我们置身于危险的境地,尤其年轻人总想着“快快快”,眼光永远瞄准“下一个”。你知道吗?十几二十岁的时候,我也是如此。可到了一定年龄,像我现在34岁,一切都变了,想要的是经久耐看的家具、衣服和汽车。真正高质奢侈品总会留存下来。你看Met展览上那些60、70年前的时装,如今看来照样很美。

  记者:去年开始不少美国设计师品牌试水即看即买?但你公开表示不会尝试,这是出于什么原因?

  JW:对我来说,奢侈时尚和高速没有关系。即秀即买或许对大众商业品牌有效,可对我来说没有意义。当大家买100美金以下的商品时,可能立即就会下手,对吧?可如果超过1000美元就要想一想。即是副线GREY Jason Wu,也没有便宜到像H&M、Zara让人即刻买单。

  记者:时尚行业的权利体制有所被动摇,但人们仍旧对大人物、头衔有所执迷,你怎么看时装界的等级制度(hierarchy)?过度的迷思,会否让这个行业更深陷创意的困境,或者不自知?

  JW:我觉得人们对于拥有历史底蕴的品牌仍旧感兴趣,但同时也更加关注小众品牌。作为从业者,我自然也想要最好的模特和秀场。奢侈品就是在创造梦境。

  Jason Wu的名气不小,但在中国市场还是片空白

  Jason Wu也在改变,例如秀场更加精巧,观众人数也得到精简。这些变化都源于他希望保持品牌奢侈品规格。可与此同时,Jason Wu又在积极准备,通过眼镜和香水打开中间市场,毕竟花上几千块购买配饰的中产阶级人群更为庞大。

  不过,截至今日,这家美国品牌没有在中国开出一家独立门店。

Jason Wu

  Jason Wu 2017秋冬女装系列发布会

  记者:你怎么看待男女合并走秀呢?

  JW:这是理所当然的,大家哪儿有时间看这么多秀?时尚产业整体出于合并削减期,况且时尚原本就不存在男女之分,只是被人为地割裂开来。

  记者:这也是你决定减少发布会嘉宾的原因吗?可能会有人觉得这是出于缩减成本的目的。

  JW:当然不是,因为走秀成本贵多了。我觉得奢侈品行业需要找回从前的排他性。现在的消费者精明许多,不再会像从前那样一口气买6袋衣服。

  记者:被砍掉的那一半观众里都有些谁?

  JW:各类都有。另一个客观原因在于我们上两季发布地点比较特别:Spring Place和St.Regis Hotel,这两个带有个性且能够配上真实室内设计与饰品的空间容纳不下上千人。

  记者:从上一季开始,不少美国时装品牌把发布地点转移到洛杉矶,你会不会也考虑这么做呢?

  JW:我不知道,我很爱纽约,但也喜欢洛杉矶。可能某一天会考虑,但不是现在。

  记者:我们看到不久前Jason Wu发布了太阳眼镜系列,品牌的首款香水也在准备中是吗?

  JW:对,它预计今年8月在美国上市,受缪斯、德国超模Diane Kruger的启发。这款香水可能是个人职业生涯里最重要的项目之一,因为我个人一直很喜欢香水。品牌走到第十年,我觉得现在到了接触更广大受众的时候。

  记者:中国的消费者在什么时候能够买到这款香水?

  JW:还要多等一年,因为美妆这类接触皮肤的产品需要测试,过程有些复杂。

  记者:对于中国市场,你有哪些计划吗?

  JW:现在还没开店,但我很希望能有独立门店。Net-a-Porter和Farfetch上都买得到我们的产品,而且Farfetch的货直接由我们发送。从三、四年前开始,线上渠道的销售增幅就已经超过了实体店铺。我之前也总担心千元(美元)的时装在互联网上也许不好卖,但这完全不是问题。线上线下顾客其实是同一批,网上下单还能享受送货上门,更加方便。

来源:界面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品牌专题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