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产业 > 《李翔商业内参》宣布免费 他得到神助攻 是什么呢?

《李翔商业内参》宣布免费 他得到神助攻 是什么呢?

得到会玩,搞个知识产品发布会。上来就一个重磅:《李翔商业内参》在新的订阅周期里,全年免费了。

  得到会玩,搞个知识产品发布会。上来就一个重磅:《李翔商业内参》在新的订阅周期里,全年免费了。

  不清楚有多少付费用户听到这个消息会泪奔。作为他的拥趸,泪眼婆娑之余,我看到了李翔的宝马。

  是的,之所以免费,有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那就是李翔商业内参拿到了宝马的赞助。

  很多比毒眼还毒的人一定会嘴上说着:恭喜你,翔!

  图片来源于网络,仅用于传递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但,心中的战神瞬间崩坏。

  “说好的知识付费呢?说好的知识变现呢?最终又回归到传统的商业模式了吗?”一定会有这样的质疑声。他们一种深深的被欺骗的赶脚。因为,知识付费这个风口刮来的时候,他们正打算跟毒眼一样跟上新时代,成为一个靠贩卖内容为生的“知识分子”。但突然,“我最喜欢的翔,你却又回到了从前。”

  《李翔商业内参》宣布免费,知识付费的大旗似乎开始摇摆,教徒们瞬间陷入了迷茫和慌张。如果说知识付费是内容的零售生意,为什么不能继续坚持卖下去呢?

  然而,毒眼是真心恭喜李翔的。不是恭喜他可以坐在宝马里,而是恭喜他终于参悟了知识的真谛。

  《李翔商业内参》通过个人的专业和影响力,得到了6万多订阅用户的认可,而今更得到赞助商的认可。但毒眼也知道,这样的认可一定也非常来之不易。

  创作从来都是亚历山大。

  他曾经说过:“这么大的代价,万一‘内参’没做好,不是很丢人吗?”

  他也曾经焦虑:“跟罗辑思维一开会,就怕吵起来。他们每次都说,你别急,别急啊。

  我老是说话声音很大,语速很快,觉得一大堆事要做,焦虑是常态了。尤其是涉及到新的事情的(时候),焦虑。”

  也有人看低他,他们说,你的内容打开率开始走低,大不如前。

  但这从来都是内容创作者的宿命,勇于和宿命抗争才是顽强的。

  “未来一定是知识付费的时代,完全免费是不对的,违反了经济学上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的常识。” 李翔的每一句话都成为鼓舞人心的“圣经”。

  你看,粉丝们仍然牢记他的教诲。他们懂得“虽是一介凡人,可上九天揽月。追求知识,不轻视,知识不会让我们觉得低人一等。”(此句出自美剧《新闻编辑室》,毒眼也搞不清楚,是什么样的字幕组能翻译出如此优雅的味道。)

  当然,李翔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知识付费现在处在尴尬的境地是,媒体本身不够坚定导致的:一方面生产者想扩大影响力,认为越多人看到越好,在这种情况下,免费阅读就推行了。与此同时,被忽略的是,付费阅读这个跟自媒体本身的人没有关系,跟平台有关系,免费能给平台带来流量,而付费却远不及。

  毒眼不确定免费之后的《李翔商业内参》是否为了扩大影响力,乃至成为给“得到”带来巨大流量的爆款。不过,免费的逻辑的确最具有杀伤力。特别是在互联网的场景下,从来都是击溃那些传统对手的不二法门,这样的案例不胜枚举。

  比如毒眼近来接触到的ETCP,这是一家互联网智慧停车平台。要知道无论是商场还是办公楼的停车物业,通常只能选择一家运营商,选用一种系统。在这个操作界面的商业比拼,绝对是排他性质的。但ETCP之所以能够很快地攻城拔寨,其杀手锏就是做免费。三免——“设备免费、施工免费、维保免费”,车场管理成本大大下降,业主何乐而不为。反观那些做传统软件的商户节节败退,却无论如何也搞不清楚为什么竞品会选择这样疯狂的方式。但如今,你须明白,ETCP成为了这个领域的独角兽,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武汉等61座一二线核心城市拥有智慧停车场超过5000家,千万级别的车主注册用户,日使用频次过亿,而这些数字还在不断加大。

  从某种程度上看,免费并不是坏事。

  互联网之所以提供免费的服务,正是基于开放互联的思想,链接世界每个角落,打开封闭的信息孤岛。维基解密所信奉的正是因开放互联而存在更加接近真相的真相。由此才诞生了一个多语言、内容自由、任何人都能参与的协作,其目标是建立一个完整、准确且中立的百科全书。

  在知识付费的拥护者看着,知识付费是获取精品信息的捷径。“付费知识的本质是服务,用付费产生精品化内容,用钱评价和筛选信息,以往,对精品内容的筛选服务的享用者大多是公司高层,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减少他们对不必要的信息的关注度。”李翔也曾经是这样的捍卫者。

  但又似画地为牢。佛家常说“普度众生”,其本意也是不分贵贱尊卑,一切皆应平等对待。知识也是如此。高贵者自有高贵者的朋友圈,但普罗大众也应该是知识分子具备的心态。

  如果通过付费即可以筛选出精英,那这无疑只是一场土豪的盛宴。

  所以,《李翔商业内参》成为一款引流神器,反而造就了更多的知识普及,毒眼认为,善莫大焉。

  当然,免费也有免费的遭殃。

  做内容,卖广告,本来无可厚非。早自1650年英国《新闻周刊》刊登了世界上第一则广告的那天开始,全球传媒业就没再指望靠发行费用来赚钱。

  但是,《太阳报》这样的小报最风靡市场的时候,也正是其“腥性星”为主题内容大行其道的时候。发行量和低俗似乎是对孪生姐妹。这也是免费逻辑下种下的“恶”,这也是如今互联网媒体内容普遍低俗的重要推手。

  但毒眼不得提醒列位,深究一步,今天我们所看到的的一切,难道真的是免费和付费的争论吗?

  莫非从来都没有注意到,背后都是一股力量在作祟——资本的力量。

  如果没有资本的支持,免费服务根本无法通过无底线的烧钱而圈城掠地;如果没有资本的索求,内容提供者也根本无需考虑回报的周期。免费的逻辑之所以能够打败付费,很大程度上,是资本在背后撑腰。

  马东也曾说过,“天底下没有人会愿意赔钱,这是我们跟资本和市场的关系。” “内容首先是一门生意,要把生意经和商业逻辑跟投资者讲清楚,否则投资者干嘛投你?”

  其实,从李翔决心和罗辑思维玩一场知识付费旅行的那天起,他就注定从一个文人成为了一个商人。

  自古有语云:百无一用是书生。但毒眼有时真的会心里有些感动:周源的知乎live、姬十三的分答、罗振宇的罗辑思维,李翔的商业内参,这些把知识真当回事的人——不管是不是商人——总算为读书人挣了口气。

  这些想做知识付费的人,美其名曰“自媒体”,也的确想自力更生,贩卖内容,自我造血,而不再依赖资本的关系。

  可惜的是,大家又全心知肚明,市场经济,一方面要看用户的脸色,要不要被用户绑架?另一方面要看资本的脸色,要不要被资本绑架?

  可惜的又是,这两者,你离了谁又都不行。

  免费有免费的善与恶,付费有付费的善与恶。

  也许,我们从未看得清。(作者: 毒眼商业

来源:亿邦动力网  

乐趣热文

快讯

品牌专题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