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人物 > 中国服装史上的一个另类福建老板和他的服装王国

中国服装史上的一个另类福建老板和他的服装王国

1月3日中国长征五号运载火箭成功发射,卡宾为这次长征五号首飞试验队设计了服装。

  11月3日中国长征五号运载火箭成功发射。

  要是在平时,我根本不会关注这样的新闻。不过,这一次,却着实好好关注了一回,因为它与我关注了12年的服装品牌——卡宾发生了联系,卡宾为这次长征五号首飞试验队设计了服装

  是不是有点魔幻现实?

  卡宾创始人、艺术总监杨紫明还用日下最热门的方式——直播,向他和他创立的品牌直播了整个发射过程。

  之所以长期对卡宾进行关注,正是源于这种“魔幻”。无论是卡宾,还是它的创始人杨紫明都可以算是中国过去20年服装史的另类标本。

  12年前,当我第一次进入中国服装行业,开始观察的时候,卡宾就是令我侧目的两个品牌之一,另一个是例外。这两个品牌都诞生于广州,是中国标榜设计师品牌最早、最具代表、最成功的男装和女装品牌。2013年,例外因彭丽媛的外访饱受关注,我见证了作为第一个报道此事的媒体“无时尚中文网”因访问量过大而宕机;同年底,卡宾品牌实际运营实体卡宾服饰有限公司登陆香港联交所,股票代码2030,象征着品牌核心客户的年龄。

  2004年,在北京举办的中国国际时装周,据我当时的媒体前辈说,领个女生进去看秀,就能得到肉体的“报答”,我没有考证过事件的真伪,但足以见到当时的一票难求。除了这些未经证实的隐秘桃色小道消息,一些省市的设计师通过交钱给当地的协会,再由当地协会领着去时装周上做一场表演的事情则是我清楚知道的。这些设计师,通常并没有自己的品牌,甚至都没有自己的店铺,隔几年“攒点钱”上京“赶一场考”。

  11月的北京非常冷,今天我基本已经拒绝在这个时间去那里出差,但12年前却非常兴奋。卡宾的时装秀让我第一次觉得,哇哦,Fashion TV的东西啊!Fashion TV是我当时负责的电视栏目最重要的素材,而这一素材还是从同行那里倒买而来,10年前的中国设计师和时尚摄影师,只要有工作室,每个工作室的门口都是一堵墙,墙上挂着一个正在播Fashion TV 的大电视。例外品牌给我的深刻印象则是另一种。当时的中国国际时装周主要发布场地还没有搬到如今的798 D·Park这样的专业场所,而是在北京饭店和中国大饭店两间五星级酒店,例外可能是当年唯一“自作主张”并没有在上述两间酒店中进行时装发布的品牌。这种不寻常,以及行业中经常听到的一些对中国官办活动的传闻,让我觉得例外是一个“带种”、“个性”的品牌。当然,今天的例外已经失去了它主要的创始人之一马可,马可的“無用”已经走向一个极端,这也不是我今天要聊的。

  对卡宾的持续,还源于我们同样身处广州,天然的近距离成为我更深刻关注、了解卡宾的桥梁。

  “东方米兰”,这个词会让我联想起什么?繁华的东京?璀璨的香港?都不是,是福建石狮,这里每年都要举行海西国际时装周。

  如果你不是福建人,你可能根本不知道“海西”是什么。海西是“海峡西岸经济区”的简称,福建省政府在2004年提出的一个海峡西岸经济区的战略构想。安踏、匹克、九牧王、劲霸、七匹狼、贵人鸟、利郎这些中国最知名的服饰零售公司都出于海西,或者说海西经济区内的泉州,范围甚至可以再往下拉到晋江,而卡宾的创始人杨紫明则出生于石狮。曾经的石狮是晋江的一个镇,如今和晋江并列成为泉州辖下的县级市。

  与上面列举的那些品牌不同,卡宾并没有像他的福建同行一样将总部放在泉州,而是放到了广州;杨紫明亦没有像他的福建亿万富豪“兄弟”们一样,选择集群性的鞋类和商务、正装创业,却选了一个在当年稍显陌生的“设计师品牌”,而且还是定位休闲。

  今年我采访杨紫明时,他表示这是源于他早年的运动员和在外闯荡的生涯,让他为卡宾设立了与众不同的定位。在90年初,他和他身边的朋友们,并不真正喜欢当年代表身份、财富的西装,这一点在广州以及香港特别明显。优衣库的柳井正在他的《一胜九败》中同样表示,在80年代中的日本,穿休闲装比穿裙子更能引人注意。

  除了创业的定位与众不同,他还决定了另一个方向——设计师品牌,这个一天设计可能都没学过的前拳击运动员还要自己做设计师。“因为几乎所有国际大牌的创始人都是设计师。”这是我今年和他聊时他对为什么自己要做设计师的的回答。卡宾今年迎来了创立19周年纪念,在新拓展的女装系列中,杨紫明再一次成为艺术总监。

  身兼创始人、主席、艺术总监,放眼今天A股、H股的中国上市服装公司中,杨紫明恐怕是绝无仅有的一个。上月底刚刚在香港上市的江南布衣这样的夫妻档才是主流:江南布衣的李琳担任首席创意官,而她的丈夫吴健担任CEO。广州的例外创立同样是夫妻档,马可掌管设计,而毛继鸿负责业务,不过二人目前已经离婚并分别再婚。

  卡宾今天成为中国本土营业额最大的男装设计师品牌显然与杨紫明是分不开的,你可以说他当年创立品牌时就具有前瞻性,但我更觉得这与他和时代的无缝衔接才是更为重要的。世纪初的时候,卡宾位于广州北京路最早的门店卖的服装风格是我们今天认为的“洗剪吹”,但是当年的那个风格恰恰是最时尚的,紧身、图案;今天卡宾位于正佳的门店,毗邻GAP和H&M,拥有最好的位置,一块播放时装秀的大屏幕正对着无时无刻不在堵车的天河路,设计风格亦更加简洁。在上月的中国国际时装周上,卡宾又玩了一次时尚零售业过去一年最火的“即秀即买”概念。

  从不与时代脱节是我见到的很多服装企业老板成功的共同特征。比如刚刚在双11取得惊人成绩的太平鸟,过去一年两次品牌重大活动中,创始人张江平都是穿着运动鞋参加、演讲,其中一次还是20周年纪念。

  杨紫明现在比较“醉心”的活动是直播,与此同时,他还全世界到处跑马拉松,顺便让摄影师拍些照片,因为卡宾也有自己的运动系列,这些都是可以作为免费的品牌宣传。有时候,他也会带一些同事,在位于广州瘦狗岭总部大厦后的学校操场去跑上几圈。

卡宾服饰创始人、主席、艺术总监杨紫明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杨紫明身在美国,他的设计可能远不如Tom Ford、王大仁这些科班出身的人强,但是他一定能和他们一样,成为市场行业的璀璨明星之一,而不是像那些更热衷于“闷声发大财”的千万福建富豪们。

  实际上杨紫明和卡宾也一直在将自己的艺术总监身份塑造成明星形象,比如他和品牌都更希望自己被称为“卡宾先生”,他和品牌向媒体的供图都是标准的时装大片模式,以至于有时候我希望品牌能够给我们提供更“商业化”的图片都非常难找。这些细节都是和杨紫明当年的设计师品牌定位一脉相承,而这种坚持,同样映射在品牌每年的时装秀上。

  第一次看卡宾的时装秀有Fashion TV的感觉之后,一年两次卡宾在北京的时装秀都有惊喜,卡宾的时装秀总是类似活动中舞台最豪华但又最得体的那一个,他不会搞老绣娘上台这种煽情片段,也不会在舞台上搞跳水缸这种噱头,实打实地就是国际化标准:豪华预算、豪华舞台、豪华阵容。当然,观众也不傻,即使卡宾秀不是每年最有话题的,但是一定是观众最多的一个。回顾中国国际时装周举办这些年,卡宾应该也是其中持续至今时间最长、发布次数最多的一个品牌。

  作为一个年销售近人民币14亿元(2015年13.565亿)的品牌,卡宾显然无法与百丽集团这样300亿的巨无霸相比,甚至比不上几乎同时创立的太平鸟服饰近90亿的销售规模,但是,正是卡宾和杨紫明这样的品牌和创始人,让我们在今后如果书写中国服装史或者中国零售史时多了一个标本。实际上,在新一代设计师留洋归来后,设计师品牌已经成为中国服装行业的新常态词汇,它见于同样新生的SHOWROOM、买手店,甚至淘宝上。

  我很少这样“鼓吹”一个品牌或者一个创始人,但是,在中国真的很难找到一个我喜欢的品牌和创始人。

  在今天,你还能看到几个服装起家的品牌企业不搞房地产这些副业,甚至将副业搞成主业;你还能看到几家服装起家的品牌企业不谈什么所谓“互联网概念”,不搞什么资本市场?卡宾同样是少有的一个持续专注服装的。

  当然,作为投资者、股东,你可以认为卡宾未能把握热门的行业经济趋势,甚至是失败。但是,作为一个关注中国服装行业十几年,看着中国品牌崛起到衰退,看着国际品牌进来到厮杀的观察者和分析师,我最多只能遗憾,在品牌的发展过程中,卡宾也许在女装、童装的发展上显得保守了,其他,我不能批评更多。因为卡宾和他的创始人至今都是我研究样本中最喜欢的其中之一,它原本其实有更多致富路径可以选择……

来源:无时尚中文网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