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商学院 > 张大奕们的“靠山”:详解网红背后的淘工厂

张大奕们的“靠山”:详解网红背后的淘工厂

张大奕们需要一条能够满足小单快反需求的柔性供应链,而反过来看,原本贴牌生产的OEM(代工生产)工厂也因为网红们的出现正在逐渐发生变化。

  张大奕们需要一条能够满足小单快反需求的柔性供应链,而反过来看,原本贴牌生产的OEM(代工生产)工厂也因为网红们的出现正在逐渐发生变化。

  即使美如张大奕,背后也少不了一条坚实可靠的供应链。

网红

  “网红在前,工厂在后……” 阿里巴巴服装供应链专家袁炜告诉电商在线记者,张大奕背后的网红电商公司如涵已经在数月前入驻平台,并与淘工厂共同孵化了几个品牌。“它的供应链宽度不够,库存成本高”,接入淘工厂的如涵,得到了阿里巴巴1688平台上的淘工厂为其量身定制的供应链。

  张大奕们需要一条能够满足小单快反需求的柔性供应链,而反过来看,原本贴牌生产的OEM(代工生产)工厂也因为网红们的出现正在逐渐发生变化。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在谈到OEM工厂时曾表示,“在品牌商和他们的代工厂之间,以及品牌商和他们的既有顾客之间,旧的关系链路正在发生转移和变化。”

  的确,这条曾经漫长的星河里正发生着引力变化。

  互联网缩短了供应链链路,也因为承载了消费升级的力量,使得曾经倚赖外贸代工等方式存活的工厂有了“提起脊梁”的机会。

  在刚刚结束的阿里巴巴1688品牌日上,淘工厂成了一个被频频提及的重要项目。袁炜认为,不管是为网红按需定制,还是升级为自有品牌,未来的供应链一定会越来越垂直精准。

网红

  红人喜欢找什么样的工厂?

  粉丝经济下,红人形成规模化,诞生了像如涵、缇苏这样的红人公司。然而面对公司碎片化的生产需求,倾向于大单量生产的传统服饰工厂对于这种需求往往是看不上眼或者“无法满足”。

  “红人需求分好几种”,淘工厂运营专家朴实介绍,根据店铺对应到受众群体匹配的工厂各不相同。例如粉丝店铺客单价很高,会找相对国际品牌代工工厂;而受众如果是学生群体,则可以匹配原本做快时尚或者文艺腔调的工厂。

  据了解,淘工厂处在品牌商和厂商两端之间,平台所做的是将入驻1688平台里的工厂的空档期分享出来,同市场上有需求的卖家进行对接匹配。“我们不是简单的牵线搭桥”,朴实表示,根据店铺受众群体特色和身份,分成不同纬度圈出工厂去做供应链托管,比如外贸匹配小而美工厂,或是高质量卖家等匹配品质工厂。用类似滴滴打车的派单模式,根据卖家区域、品类、价格带的需求智能分配订单,工厂5分钟内做出响应,再根据权重排名进行推送。

  这样的模式建立也是基于大环境的整体变化。随着粉丝时代和内容时代的到来,过去粗放的同质化竞争无法满足需求,淘宝上服饰类目商家,包括网红店主,它们品质化、个性化的需求,也让服装工厂看到了转型的机会。朴实表示,越是定制的高品质产品对于工厂来说利润越高。

  但碎片化的生产需求单量小、周期快,对习惯大计划大生产的传统工厂来说挑战不小。这时候,淘工厂因需而生。“淘工厂目的就把工厂产能档期搬上网,解决电商卖家有订单无工厂,传统企业有产能没订单这一症结,这是最简单的初衷。”

  从OEM到ODM分几步?

  由于近两年外贸形式严峻,人工成本越来越高,淘工厂上50~60%的工厂都曾经面临生死关口,包括阿迪达斯许多大服饰品牌将大货订单流向了东南亚。在这个节骨眼上,传统企业依然靠大批量生产压榨下游;而短频快的C2B定制生产却使得品牌方的附加值变高,因而也愿意让利给下游,同时线上消费使得供应链链路变短,工厂因此利润升高。

  于是就出现了许多工厂从OEM(代工生产)向ODM(原始设计制造商)和OBM(代工厂经营自有品牌)转型升级的趋势。在淘工厂的助推下,越来越多的工厂面对环境变化开始选择去线上转型,甚至干脆自己做品牌。

  “过去由批发转来的工厂有一部分本身有自己的设计师,他们原来模式是做现货批发,现在是设计出来样板放着等卖家来选择,库存控制得很好,而不是野蛮式生长,到处推销。”通过将同一面料设计N个款,让卖家选择,降低风险单方式,一些原来做代工、贴牌的传统工厂开始在走上加工定制的转型。

  如今,淘工厂的平台上已经汇集了15000家左右的工厂资源,覆盖所有产业带和品类。比如七格格、妖精的口袋背后的工厂影尚就是其中的典型案例。它的ODM有两种设计能力:一是定向设计,即了解七格格的风格和价格带,根据品牌商确定的设计主题企划案给到设计师;二是根据自身设计师风格设计,制好模版供市场选择。

  而从另一方面来说,传统工厂曾经头痛的库存周转以及付款问题也有了好转。电商订单越来越多使得生产效率和结算周期都有了提高。现在工厂与品牌商的合作模式是:淘工厂付30%定金,出货前将尾款打到平台上,等到品牌商收货15天时间检验没问题之后,钱将自动打出。如果品牌商不打款,会交由保险公司处理,这样很好地保证了资金周转的安全和快速。

  “几乎每家工厂都遇过赊数和库存压力,货款被拖上两个月是家常便饭。在倒闭的厂家中,90%源自资金链断裂。” 浙江桐乡百纯羊绒制品公司总经理王振波对此深有感触,对于这些深受困扰的服装加工厂而言,通过平台“钱货两清”的交易模式,让传统厂商绕不过的赊数、库存压力成了过去式。

  一条适应电商的供应链如何炼成?

  川盛针织是东莞大朗镇首批进驻“淘工厂”的代工厂,该公司电商经理李兵在二楼接到网上客户加印数百件衣服的返单后,一步跨几级楼梯,飞奔到一楼车间交给师傅赶工。

  曾经以外贸代加工为主业的川盛针织,加入阿里巴巴“淘工厂”一年间大变样。“淘工厂”订单量后来居上,“抢占”了原作为外贸加工的主要车间。李兵办公的二楼,便是“淘工厂”的运营部;一楼则是生产部,板房、横机、缝盘等应有尽有,工人一片忙碌。

  因为电商订单的占比越来越高,类似于川盛针织这样的工厂正在进行着颠覆式的变革适应市场。

  袁炜透露,根据电商业务占比,平台上的工厂可以分为三档,A类为电商订单收入占总收入的100%;B类为30%~40%;C类则是低于20%的成长型工厂,而如今前两者在平台上对占比越来越高。

  “外贸工厂本身员工计划性很强,但是面对电商订单计划性散,内部逐渐发生变化。”袁炜告诉记者,工厂的变革中最重要的一点是注重设计能力的提升,另外也包括成立电商小组,配备专门的打样师傅,改造原来的流水线。

  从一条几十人承担上万件服饰生产的大流水线,转变为现在2~3人裁装10~20件衣服的小流水线。如此对于员工能力要求也有了提高。“大流水员工做某一个工序就行,小流水则是2~3人完成整件服饰制作,又要会装领子、装袖子。”

  但熟悉供应链,加上自由设计师就能做出品牌?

  袁炜表示,现阶段的问题是,加工定制类工厂做品牌转型困难,ODM(原始设计制造商)和OBM(代工厂经营自有品牌)却并没有那么容易。现在的趋势是一方面工厂的寡头效应越来越明显,许多厂商通过入股收购的方式扩大规模;另一方面也越来越专注,“过去大家棉服、衬衫一起做,现在活得很好的企业专做某样品类。”他表示未来供应链越来越垂直精准,专业化程度越来越高。

来源:电商在线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