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人物 > 胡社光:一个有着美酒佳肴灵魂的商业顽童

胡社光:一个有着美酒佳肴灵魂的商业顽童

这个中国设计界的搅局者、时尚圈的坏小子,被一场场让人惊愕的时装发布会推到了视线前沿。在四月份刚刚发布的大“囍”之秀上,红色不再是庄重祥和的“中国红”,而成了让人战栗、焦虑又陷入魔幻的猩红色,胡社光再次成为议论焦点。

  大多数人认识胡社光,是从戛纳红毯上张馨予的一袭东北大花袄礼服裙开始的。

  这个中国设计界的搅局者、时尚圈的坏小子,被一场场让人惊愕的时装发布会推到了视线前沿。在四月份刚刚发布的大“囍”之秀上,红色不再是庄重祥和的“中国红”,而成了让人战栗、焦虑又陷入魔幻的猩红色,胡社光再次成为议论焦点。

  于是,他在北京的工作室中设立的酒吧“胡奶奶热炕头”,也成为北京时尚人士的聚集地。时尚、艺术、美酒、主题派对,让这个天性不羁的男人身上充斥着一股“传统糅杂另类”的时尚教主气质。

  对他的采访正是在北京798艺术园区的这间酒吧开始的。墨绿色的墙面衬托着身着“囍”系列的人模,加上角落里的巨型圣诞树,“心魔红”又变成了“圣诞红”,穿着米奇头像T恤的主人公胡社光现身时,笑眯眯如同邻家大哥一般,全无许多艺术界人士的冷峻乖张,只有那副精心修剪的小胡子,才略微透露出他时尚界红人的身份。

  让人有反差感的不只是他的做派。采访的初衷本是探寻知名设计师如何经营酒吧,但他从地球另一侧带来的故事让我们意识到,他与餐饮业的关系,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神奇。

  酒是必需品,是情感宣泄,是生活的本真

  “第一次喝酒是在16岁,当时并不觉得酒好喝。”胡社光回忆少年时代与酒的接触,那时他也会晕,迷迷糊糊。现在的他,早已经爱上了这种微醺后飘在云上的感觉。除了内蒙人的基因使然,在荷兰这个爱酒之邦生活了25年,让他对酒的感受提升了一个层级。

  荷兰是“鸡尾酒心脏”金酒的故乡,金酒则是近百年来调制鸡尾酒最常用的基酒,而风靡世界的喜力啤酒,也是荷兰引以为傲、最受欢的啤酒。胡社光16岁孤身前往荷兰,喜力啤酒就成为陪伴他时间最长的饮品。

  那时他几乎很少喝矿泉水,只要口渴,就会打开一听喜力啤酒。因为在荷兰所有的超市里,喜力啤酒会满满地摆在货架上,就像是国内的可乐和雪碧一样,是一种日常饮品。缘分使然,后来胡社光还受邀为喜力公司设计了制服。

  胡社光和酒,因为这种日常化的接触,并不是像品酒师那样经过专门培训,但心灵和身体的接近,让他对酒有着更真切的情感。

  荷兰有很多的节庆假日,如狂欢节、万圣节,但最特别的是荷兰女王日,简直就是一场全国性的酒吧派对。胡社光和朋友早晨5点钟就开始喝啤酒,连喝三天,美酒让整个国家都沉浸在醉人的欢乐中。

  “回到国内,朋友间常说,大家聚一下、吃顿饭吧,我第一句话是大家聚下,喝杯酒吧。”他说,在荷兰,2欧元的酒已经非常好喝,超过7欧元的葡萄酒已经算是最顶级,上了10欧元一般人是不会买的,觉得已经是奢侈品了。但是回到国内,他才知道原来有上万块钱的红酒和白葡萄酒。

  “国内喜欢用钱、年份来衡量酒的好坏。有人在聚会时会拿出一瓶有年头的好酒,打开后我却闻到一股很浓的瓶塞味。其实葡萄酒不是越老越好,而是看哪一年的阳光好,土地好,哪一年的葡萄收成好。”胡社光说,评判酒就像评判人,不能只看表面的东西。

  “生活就像我们喝的酒一样,你喝一杯酒能品到哪个年份,在什么地方生产的,它的特色是什么的时候,就像人生一样,甜酸苦辣都在里面。”他说。

网站编辑:陈航波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