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产服装存货价值185.6亿元 求解“清仓”路

来源:浙江在线 编辑:刘勇辉作者:夏丹 2016年02月19日 9:02:26

[导读] 钟情是杭州一家小型服装企业的总经理,公司位于杭州市余杭区的三鑫工业园,在杭州市四季青老杭派一楼还有个品牌门店。“某一季服装库存积压,回款不足,就无力购买下一季服装生产所需的原料,最后导致资金链断裂而倒闭。

  “往年,我腊月二十就回老家了,今年估计要到腊月廿八。”数千件羽绒服加上朋友的一些库存,绊住了钟情回湖北老家的步伐。

  钟情是杭州一家小型服装企业的总经理,公司位于杭州市余杭区的三鑫工业园,在杭州市四季青老杭派一楼还有个品牌门店。年底清仓甩货最忙的时候,他每天都到四季青帮忙。“我的库存已经销得差不多了,现在主要帮朋友甩货。”

  这几天,杭州四季青的大甩卖正在上演。火爆背后,正是服装行业高库存的真实写照。

  年底突围,疯狂清仓

  “2011年中国服装行业积压库存170亿件,按13亿人口算,平均每人能分到10多件。当前服装行业的产能有多少你知道吗?170亿件乘以3。”当记者抛出服装行业库存问题时,杭州服装界一位资深观察人士如是回答。

  每年春节前夕,四季青都会上演超级火爆的甩卖大片。通常春节前两周是杭州四季青服装市场的疯狂清仓季,今年由于大雪、寒潮接踵而至,清仓时间比往年晚了一周,所以更显疯狂。“100元10件内搭、牛仔裤10元一条、羽绒服50元一件……”人工叫卖声和着喇叭机械的重复叫卖,让人潮汹涌的杭州四季青各大服装城,变得愈发纷乱嘈杂。

  在杭州工作的白小姐,趁着四季青年末清仓,花3000多元买了三大包衣服。“真的太便宜了,有时间还想再去一趟。”顾客疯狂买货,四季青业主卖命推销。据传一家卖裤子的业主,一天销售额达66万元,相当于每两秒就卖出一条裤子。

  “除了四季青,工厂店也是看库存最好的窗口。”钟情说,两年前他的公司刚成立那会,三鑫工业园区里只有一家服装工厂店。如今该园区里的鑫园路两边,数十家工厂店鳞次栉比,有的服装公司直接将展厅对外开放做起零售。

  低价甩卖背后,是杭州数千家服装企业去库存的年底突围仗。这一仗打得好,能最大限度回笼资金。因为谁都不愿将存货打包卖给专业库存回购商。这一点,钟情深有体会。2014年由于对市场把握不准,造成大量库存,成本价500多万元的存货,贱卖给专业库存回购商,最终仅收回100多万元。

  浙江服装行业,库存几何?记者从省统计局了解到,以纺织服装、服饰业为例,2012年存货价值为148.50亿元,2013年为160.73亿元,2014年为178.35亿元,2015年初步统计为185.6亿元,增速分别为8.2%、11.0%和4.2%,增速虽有所放缓,但库存压力并不小。

  粗放成长,库存高企

  低进入门槛、粗放式成长、抄袭普遍,最终导致了中国服装行业的产能过剩。杭州某知名女装品牌,在库存积压严重的时候,夏装一度按每公斤60元售卖。

  库存是怎么产生的?“其实,在服装行业用‘积压库存’更加准确。”杭州杭派女装商会会长助理张永春说,积压库存已成为服装行业很难打开的死结。首先,服装企业对市场需求信息很难准确把握,而一旦判断失误,很容易造成积压库存。其次,服装企业目前采取的订货会方式得到的数据是粗放式的,并不能指导生产。对代理商的退换货率承诺,也是造成积压库存的一颗定时炸弹。一旦货品卖不动,就全变成库存。

  再从内因角度分析,一方面,服装企业自主创新能力偏弱,新品推出太慢、新技术使用太少、抄袭太多。另一方面,它们往往难以克制盲目扩张的冲动,一旦遭遇市场寒流就会被打回原形。

  “某一季服装库存积压,回款不足,就无力购买下一季服装生产所需的原料,最后导致资金链断裂而倒闭。”张永春说。

  2015年下半年,钟情就收到不下20家同行倒闭的消息。“服装行业进入门槛低,跟风者很多。前两年羽绒服火,一下子就多出很多生产羽绒服的企业;今年双面羊绒火,又有很多双面羊绒企业。拼命模仿,没有自己的DNA,导致行业恶性竞争,加重服装库存。”他说。

  供给改革,消化库存

  当前,个性化消费时代来临,传统服装行业面临严峻考验。以往从需求端出发的模式,造成了服装行业的产能过剩。如今中央提出,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一点,同样适用于服装行业。

  不妨看看这个例子——位于平湖市的浙江依爱夫纺织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浙江依爱夫游戏装文化产业有限公司。在服装领域,依爱夫另辟蹊径,从生产儿童游戏服这一小众切口入手,如今又延伸到开设儿童“开心梦工场”。2015年开始,该公司设计的游戏装、玩具、家纺等系列产品全面与梦工场的游戏主题相配合,每年数以千款的新产品也都通过消费者的体验反馈来完善设计。从单纯制造服装转变为生产快乐,依爱夫盘活了设计、生产、销售产业链。

  依爱夫的例子,为从供给侧出发创造需求提供了很好的注脚。当前,不少浙江服装企业也在谋求自身转型,以期在消费者和制造者关系重构过程中抢占市场,满足多样化、个性化、时尚化消费需求。如葳芸旗袍、杭州利民中式服装厂等,通过走高级定制路线,在满足小众消费者个性化需求的同时,以销定产,减轻库存压力。

  此外,服装行业的高库存还催生了一个新行当——通过“互联网+”帮助传统服装行业转型升级。浙江秀维科技有限公司推出“服装O2O自商业平台架构”项目,专门针对传统服装零售企业O2O转型升级,比如传统服装门店的智能化升级、可以“试穿”的手机服装店等,旨在将在线试穿、搭配推荐、游戏互动等多种互联网科技融入服装营销模式。“最近一年,明显感觉到服装企业转型的迫切性,从前是我们出门找客户,现在反过来客户主动找上门。像我们服务的一家深圳中高端女装企业,全国有500家门店。之前门店客户流失率高达95%,经改造后降低到35%,留下来的客户中有20%会发生实际购买行为,销得快,库存自然少。”秀维科技总经理李俏梅告诉记者。

声明:以上浙产服装存货价值185.6亿元 求解“清仓”路内容由“中国服装网内容部”收集整理自互联网,并对有明确来源的内容注明出处,如果您对本文版权的归属有异议,请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我们会马上更改!

推荐阅读

3月16日,在上海举行的2016中国国际服装服饰博览会(CHIC)上,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政府正式与中国服装协会、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签定“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共同推进以“中国·藝尚中心”项目为核心的艺尚小镇的开发建设。 [更多]

3月16日,中国国际服装服饰博览会2016(春季)盛大启幕,除了“单打独斗”的各大品牌,组团参展则发挥地方集群优势,展现“集聚”的力量。此次,辽宁西柳携宝琦威、圣兰翔、亚斯奴、百亿·狮隆、龍戈尔、柏仙太子、斓捷、娃娃鱼,诗涵金蒂,鑫红冰儿十大品牌亮相,让全国乃至全世界看到西柳的实力。 [更多]

今天下午,2016全球户外休闲旅游大会江山峰会在浙江江山继续召开。楼健透露,今年,江山市还将继续邀请奥利地“蜘蛛侠”迈克 凯米特再次来江极限挑战江郎山。 [更多]

新闻排行

品牌推广
二维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