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服装资讯
  • 企业
  • 保定纺织企业重振纺织服装业胜算几何?

保定纺织企业重振纺织服装业胜算几何?

来源:中国经济网 编辑:杨萍 2016年01月25日 9:15:31

[导读] 长期以来,汽车制造、新能源产业及纺织服装业是河北保定经济发展的几大支柱型产业。目前,低附加值代工订单已经成为我国服装产业转型势必要优化的“落后产能”,但遗憾的是,不仅是容城,从保定外贸订单结构看,其纺织服装业依然以低附加值代工订单为主。

  长期以来,汽车制造、新能源产业及纺织服装业是河北保定经济发展的几大支柱型产业。但保定汽车装备制造业的规模和格局已定,增长空间不大;以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产业则处于连年亏损、成长艰难的状态,并且这一情况在短期内难有缓解。在寻找本地经济增长新动力方面,纺织服装业似乎已成为保定当前的最优选择。随着“京津冀”一体化的深入推进,保定也看好这一政策红利给本地纺织业带来的重振机会。但面对本地粗放管理、附加值低的产业格局,保定能否真正重振服装业?记者通过对保定纺织企业的深入调研,深感尚有不少难题需要破解。毕竟,面对经济下行的压力及消费不振的国内外环境,要重振纺织服装业是一个艰难和充满变数的大工程。

  附加值之殇“我们目前的订单主要来自拉美和南非地区,相较前几年,订单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万发集团总经理姜志博告诉记者,以前公司的主要客户来自欧美,但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欧美市场需求不振,他们只能寻找新客户。

  作为保定容城的一家服装代工企业,万发的订单以男装衬衫为主。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万发加工的衬衫售价十几美元,属于附加值较低的低端订单,而该企业每加工一件这类订单却只能拿到人民币十几元的代工费。

  万发集团在容城的外贸企业中,无论规模还是企业经营均属较好的一家。记者在对容城服装集群的走访中发现,占容城服装产业主体的小微加工户企业,在这一轮外贸危机中受到很大影响和冲击,经营出现困难。

  其实,面对全球消费需求持续不振以及本土服装生产成本持续走高的现状,这类附加值较低的订单也逐渐从中国转向加工成本更低的东南亚等地,导致我国东南部省份不少小微代工企业关停。

  目前,低附加值代工订单已经成为我国服装产业转型势必要优化的“落后产能”,但遗憾的是,不仅是容城,从保定外贸订单结构看,其纺织服装业依然以低附加值代工订单为主。

  高阳是保定巾被生产大县,外贸订单一直是本地巾被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但近年来,高阳巾被业受外贸环境的冲击很大。“高阳巾被企业多为前店后厂式家庭生产企业,企业规模不大,同质化严重,产品创新力不足,加工产品较为低端。因此,随着国际市场需求下滑、汇率波动等因素影响,近年来高阳巾被出口出现明显下滑。”高阳县政府相关人员告诉记者。

  除出口业务受大环境影响发展受挫外,在内销业务发展方面,保定纺织业依然呈现出诸多问题。

  在中国知名箱包产业集群白沟新城,虽然其以年交易量达7亿多个箱包位居世界各箱包产业集群前列,但记者在对其箱包交易市场的走访中发现,产品同质化严重、设计创新不足、自主品牌严重缺乏则是阻碍其箱包产业进一步提升的“硬伤”。

  在白沟箱包交易市场,记者看到不少商家售卖的箱包产品多为大品牌的仿版或抄版,优秀的自主研发设计款式不足。同时,白沟箱包生产厂家多为粗放管理的小微企业,无论在管理水平、生产工艺、设计创新还是品牌建设方面,都无法达到目前纺织业的升级要求。更为重要的是,虽然白沟箱包城年交易量非常可观,但从箱包品牌的构成来看,本地自主品牌严重缺乏,且品牌知名度不高。

  对于保定纺织服装业的发展问题,当地政府有着清晰认识。“保定虽是纺织服装大市,但并不是纺织服装强市,产业大而不强,因此,保定纺织服装产业结构调整的任务非常艰巨。”保定市市长马誉峰表示。

  但在记者看来,保定要想改变产业现有格局,也并非易事。

  变革遇阻力“我们以前还接过杰克琼斯的订单,但现在却以承接工装订单为主。”保定豪丹服饰总经理王振华告诉记者,随着人工等综合成本的上升,承接国内品牌订单已很难赚到钱,所以他们也将自身业务调整为承接公检法等部门的制服订单业务。

  “前几年,各系统工作人员的工装定制基本为一年一到两次,但近两年受政策环境等因素影响,很多单位的工装定制改为两年一次甚至三年一次,这让我们感觉到经营压力变大。”王振华说道。

  面对工装定制环境的变化,王振华意识到这种工装定制的单一业务模式亟须改变。“我们目前也在尝试设计一些商务休闲男装,探索在线销售。”王振华说。

  但对于这样的尝试,豪丹还处于小规模试水阶段,公司仅仅是将线上作为一个款式试水的平台,并未做太多的资源投入。对于变革,豪丹还缺乏足够的勇气和决心。

  在保定,虽然不利的市场环境在不断地挤压着企业生存空间,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