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服装资讯
  • 品牌
  • 香港时尚服饰零售商I.T会是下一个一蹶不振的Esprit吗?

香港时尚服饰零售商I.T会是下一个一蹶不振的Esprit吗?

来源:LADYMAX时尚网 编辑:徐思 2014年05月21日 9:30:49

[导读] 沈嘉伟:我在香港华富邨长大,中学毕业,父亲不是什么有钱人,发展一盘生意自然需要筹集资金,这是从头到尾的事实。沈嘉伟:内地近十年不停向前发展,反观香港,老实说,我感到比较停顿。

  在大中华地区,每一个号称潮人的你,肯定有一件I.T的衫。可是你知道么,这家香港时尚服饰零售商这个月又发布盈利预警,称经济和零售环境面临调整,截止2014年2月28日的财年利润将出现下滑。事实上,这已是I.T一年内第三次发布的盈利预警,前两次分别发生在2013年7月底和10月底。

  数据反映事实:I.T的确正在面临26年以来最大的挑战。面对盈利、股价重跌双重打击,I.T主席沈嘉伟说,我没有面对困局,只是一个调整期。本期“Fashion采访手记”带来甚少接受媒体采访的I.T主席沈嘉伟就面临的挑战畅谈I.T经营策略和理念:

  2013年,11月19日,I.T举行公司25周年派对。(此时I.T已经发布了两次盈利预警)。一如既往,集团的宣传活动总是请来大批明星坐镇,这次还来了韩国当红乐队BIGBANG及G-DRAGON。香港明星代表包括张曼玉、梁朝伟及张学友等。

  星光熠熠的辉映下,身为公司主席及行政总裁、46岁的沈嘉伟一贯地保持沉默。犹记得,沈嘉伟在2005年公司上市挂牌仪式中,在场记者不停向他提问。他突然就在中途向在场公关问「走得没有?」,当场「吓呆」了不少记者。

  沈嘉伟坦言,他不喜欢拍照,不喜欢做访问,更不喜欢传媒。「因为香港传媒都喜欢断章取义,」沈不屑地说。这阵子,香港杂志报道更是频频报道,I.T业绩不好、股价下跌、沈嘉伟身家缩水、要大屋搬小屋的消息。在派对中,穿上礼服的他沉默不语,不作回应。在这派对之前一个月,I.T公布的截止2013年8月底的半年业绩显示,公司由于营运成本急升及亚洲消费市场增长持续疲弱的双重压力,集团三大市场——香港、中国及日本的首季销售均报跌。

  由于业绩糟糕,I.T过去一年股价累计下跌超过36%,2013/2014财年前三个季度表现持续低迷,四季度由于较少折扣率有所改善,但仍不足以改变财年全局。上一财年I.T利润已出现大幅倒退,截止2013年2月28日止的2012/2013财年,集团纯利减少18.6%,每股基本盈利减少20.5%至0.31港元,每股摊薄盈利减少18.9%至0.30港元。

  事实上,I.T近年被业界看淡,除了因为是其业绩表现欠佳,最重要的是,据香港政府统计署资料,I.T的销售能力显然跑输同业。数据反映事实,I.T毛利率及利润率下跌,存货量大幅上升,存货周转率不断增加,反映货物积存时间加长,尽管该公司表示经常推出减价折扣,但始终去货缓慢。

  I.T的确正在面对26年来最大的挑战。在两次盈利预警之后,沈嘉伟坐下来,接受了专访。一向寡言的他,坦白地就如何面对一篮子问题做出了回应。

  他说,最近看了一部电影《RUSH》,印象深刻。该电影是根据两名一级方程式赛车手James Hunt及Niki Lauda的真人真事改编。两人用截然不同的人生态度,驾着赛车,奔驰在跑道上。故事简介最后一句触目惊心:There is no margin for error.(这里没有犯错的空间。)

  一直不愿面对传媒的沈嘉伟,终于面对现实。沈嘉伟在圣公会吕明才中学毕业后,1988年与弟弟在香港铜锣湾信和广场开了一间小店,专售从海外订购回来的Dr.Martens等英国牌子服饰。同时间,他还在银行上班兼职。他回忆,是因为喜欢英国的流行乐及时尚,而且尤其钟爱伦敦当时流行的一个和平襟章,因此把小店起名GREEN PEACE。

  生意稳定后,在1996年他再开设另一间店铺,名字改用英文名小阶green peace,出售定价较低、年轻人能够负担的货品。1997年,公司面对第一次的外来打击,是一宗关于版权的官司。非牟利环保团体绿色和平(GREENPEACE)控告他们使用GREEN PEACE这名字,侵犯其「GREENPEACE」名称专利。

  沈嘉伟回忆,当时曾经一度苦恼。「后来有个朋友跟我说,名字有这么重要吗?」于是他想通了,就在限期前最后一天决定和解,GREEN PEACE易名I.T,而green peace则易名为i.t。「I.T是我随便翻杂志想到的,那时候是挺时尚的感觉,所以就用了,」沈随意地说。

  其后,沈通过向银行借贷及家人支持,陆续开了不少分店,2000年他在香港铜锣湾百德新街附近连开多间分店,代理世界知名品牌包括A.P.C、COMME des GAR ONS等,还制作自家设计的品牌,包括b+ab、5cm以及ETE等品牌服装店。2005年公司在香港上市。

  别人都把I.T与思捷比较,而思捷股价由2007年的120元高位,一直下跌至如今约16元,I.T亦被评为明日的思捷,你怎样看?沈嘉伟:好多人把I.T与思捷比较,其实两间公司性质根本不同。只不过大家卖衫,卖衫又上市就给人比较,很不公平的一件事。

  思捷,是单一ESPRIT品牌公司,市场集中在欧洲国家,大部份在德国,他们的问题是欧洲经济的改变;I.T的business model其实很独有,我们作为fashion公司,一半是售卖外国品牌,约有三百多个牌子,一半是自创品牌,约有十多个自家牌,生意来说,差不多一半一半(编按:2013年中期业绩,41.4%的营业额来自国际品牌,57.2%来自自创品牌),我们的市场在香港及大陆,两间公司怎样也不能一同比较。

  业绩倒退,纯利下降,面对这个困局,如何处理?

  沈嘉伟:其实我经常说,我们做时装的,是一门随波逐流的生意,好市时就可以乘风破浪,不好的时候,唯有自我调节。25年了,一直都经过这些循环。你们看我好似一直好顺利,好像一个小朋友已经十岁了,其实中间经历了很多事才长得那么大。所以对我来说,坦白讲,我不觉得是什么困局,只是一个调整期,对上一次2008年金融海啸、2003年沙士、1999年科网、1997年金融风暴的时间,我们在那些时候也不可以独善其身,亦经过同样的生意不好。一间公司究竟能不能survive(生存下去),其实就是看在这种调节期期间怎样做好自我调节,我们公司现在就是要做好这事。

  所谓的自我调节,你指的是包括什么

  沈嘉伟:前几年I.T重点放在扩充营业,(编按:2010至2013年,I.T在香港加开了117间独立店铺;内地加幅更是一倍,由2010年119间增至237间;台湾亦由8间增至21间,这还未包括特许经营店及百货公司设有的专柜),现在我们会转而重视公司内部的管理,包括要短期之内,要砌好中国市场的网络,做好品牌,做好方向;内部的工作更仔细有效率。另外,改善公司的供应鍊,还有我们会重整制度,员工培训。其实,就好像踢足球,如果你正在比对方胜出十球,你自然可以换很多后备出赛;但你如果现在落后,你就得换精英,或者改制,做好后防,就是这个道理。

  不停扩充分店、扩大生意,有说是为了上市/再融资?

  沈嘉伟:我在香港华富邨长大,中学毕业,父亲不是什么有钱人,发展一盘生意自然需要筹集资金,这是从头到尾的事实。当年I.T一路发展,一路用不同方法去融资,我自己资金不够,所以用上市方式吸纳投资资金,这是一个公司发展的基因。对于我来说,上市只是一个经历,不是一个成就。要扩充,所以要上市,没有可能是要上市,就是这么一回事。

  存货量一直高踞,I.T一向采用减价去货,究竟如何处理I.T存货/折扣/利润的问题?

  沈嘉伟:正如之前所讲,前几年我们着重扩充,开了很多分店;分店多,自然要入货多来达到营业额;入货多了,自然就会有多了卖不出的存货,积聚越来越多。所以现在要散货,就得推出折扣。尤其现在经济环境不好,人们购买意欲低,所以更要提供折扣优惠,人们要感到有着数才愿意花钱,才有动力去购物,所以I.T时不时会有sale。不过,折扣只是其中一个吸引市民花钱的手段,今年我们会更加着重marketing(市场推广),brand building(品牌的建立)及与其他名牌做crossover,因为这一次我们看到,如果只单纯做折扣,其他竞争者,例如老牌百货公司都可以做。

  Fast Fashion(ZARA、H&M、FOREVER 21等)类竞争者,对你们打击大吗?

  沈嘉伟:其实市场上出现的任何公司,都可以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最简单,在香港一个大型商场,有100间铺,顾客去了其中一间铺购物,就可能会放弃另外的99间铺。而fast fashion对我们I.T的影响,与其说是抢客人,不如说最大影响是拉高了租金。因为这些公司在自己的地方做得好好,生意已经做得好大,然后带着人力财力来到我们这里攻击我们,愿意花高额租金租到铺位,令整个零售市场的铺位租金激升。

  不过,快速时装,就真的好像快餐一样,你不可能餐餐吃快餐。你可以吃麦当劳,是会饱的,但你不可能餐餐吃而且永远觉得好味道。我相信人最后都是想一些质量高、服务更好的东西。

  I.T面对最大的经营问题是什么?

  沈嘉伟:经营成本高昂,老实说,这几年的铺租租金已去到负担不起的状态。其实我们的营业额可能每年有个位增长,但租金就以倍数上升,租金数额可能已是达到预测几年后的租金。

  现在的香港零售业普遍真的不太好,但租金真的贵得惊人,生意增长速度永远也不能追及店铺租金的增长。香港这地方,过去因为倚靠地产税收,整个市场都倾侧在地产商身上,政府的确需要用一些方法令地产市场气氛不要这么亢奋。所以我赞成辣招,另外,我觉得最重要是加快土地供应。

  内地经济增长速度开始收慢,销售指数也回落,大家都在观望的时间,为什么I.T还在北京与老佛爷开设大型百货店?

  沈嘉伟:几年前决定在北京开那么大的百货店,这不可能是一朝半刻的事。由磋商、磨合,到双方同意,到计划发展方向及作最后决定,是用了差不多三四年时间,那时候(2010年底)大陆奢侈时尚销售情况好好。的确,眼下大陆经济增长收缩,但做生意有时候没有得怕,我们当时也没法准确预测经济,现在只有顺着行,经济差时就自己做好准备,迎接经济复活时就可以赚钱。尤其内地是政策市,一个政策的改变就可能扭转经济,我是一个非常正面乐观的人。

  I.T近年都比较重视内地?

  沈嘉伟:内地近十年不停向前发展,反观香港,老实说,我感到比较停顿。

  回想起来,1997香港未回归前,我和大部份无知的香港少年一样,觉得大陆人好老土,不会懂得fashion。我相信,这可能是自小受殖民地教育熏陶,但中国这十几年的变化,令我慢慢改变。我不识内地任何官员,也没有搞关系拍马屁,只看到中国市场的潜力,GDP按年增长,城市规划有目共睹,这不是我一个人主观看到,而是客观事实。

  我会形容自己是中国人,我不认同自己是香港人。我的梦想就是要成立一个国际都认识的中国人品牌,不一定要是I.T,总之是一个品牌(中国人),要这样做,首先要在自己地方做好市场,现时I.T在内地二十几个城市也有分店,包括北京、上海、天津、温州、深圳及广州等地。

  (编按:I.T在2002年首度踏足中国,于上海新天地开设了首间由特许经营权持有人经营的I.T店铺。2003年3月,首间店铺于北京开幕后,随即于温州开设首间自家品牌特许经营店铺。2003年透过旭日宜泰加快在中国的业务扩展)

  作为公司最高管理层,如何面对公司现时问题?

  沈嘉伟:要接受新的东西,我不是圣人,要听很多人意见,所以我在公司管理上都是free hand的。好简单,我没有会计的知识,当然要聆听会计部的意见,我也永远没法有法律部的专业,所以一定要开放听取各方意见。我只是一个船长,给方向、给地图,让整间公司向前。

声明:以上香港时尚服饰零售商I.T会是下一个一蹶不振的Esprit吗?内容由“中服网内容部”收集整理自互联网,并对有明确来源的内容注明出处,如果您对本文版权的归属有异议,请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我们会马上更改!

推荐阅读

2017年11月24日,波司登男装2017年供应链战略峰会在江苏常熟波司登集团总部成功举行。 [更多]

修奇旗袍风雅颂发布会于2017年7月23日在桐乡米拉里奥艺术空间拉开帷幕。 [更多]

2017年6月7日,借由郁香菲订货会之机,中服新零售事业部徐总(徐亮)为与会的郁香菲家人们带来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演讲,来自全国各地的郁香菲加盟商、代理商等逾千人参加了演讲大会。 [更多]

新闻排行

品牌推广
二维码
更多